• 介绍 首页

    邻妻

  • 阅读设置
    第二章

      我失忆了,一点都想不起来自己之前是个什么人,在做着什么样的事。


      我躺在床上,茫然无措地看着天花板发呆。


      回想起来,好像刚才隔壁男子的只言片语中提到过,自己有时候十天八天都不出门,就在房间里看A片打飞机。


      先不论隔壁男子言语中是否掺假,但是我却发现自己的手机里确实有不少A片,1个T的存储空间,光视频就占了900多个G,浏览了一下,相册里公开的视频大多数都是日本的一些爱情动作片,视频内容还按女优的名字详尽地做了分类,相泽南、桥本有菜、枫花恋、河北彩花、白桃花、wife next door。


      前几个视频文件夹占了400多个G,而最后一个英文的文件夹独占了500多个G,且设置了私密密码。


      这不禁引起了我的好奇,我试着想起来密码,苦思冥想了半天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随便试了几次,也没有解开,倒是弹出了一个密码遗忘了吗的对话框,点进去之后,弹出来一个问题提示,“女儿的名字叫什么?”


      我有一个女儿,怎么我一点都没有印象,而且手机里的内容刚才我已经翻了个遍,通讯录空的,连条短信都没有,手机里除了一些基础自带软件外,别无其他,干净的可怕。


      桌子上的电脑也设置了密码,更别提角落里的保险箱里,此时我真是一头雾水,想着想着,困意上脑,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8点多,空空的肚腹抗议地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在冰箱里没找到一点能吃的东西后,我知道,我得出门去超市购买一些食材了,太多的谜团我得解开,但是首先我得让自己活下去。


      虽然失忆了,但是基本的生活技能和大脑里刻印的部分知识还是在的,我知道自己会做饭,会开车,还会用手机和电脑。


      但是,会归会,即使我的手机是最新的果子15,还是pro版本的,一个支付软件都没有我也付不出去钱来。


      好在翻找过后,在衣柜的一件上衣兜里,找到了自己的钱包,钱包里有几张皱皱巴巴的百元钞票,还有自己的身份证。


      原来我叫王夯,今年已经45岁了。


      衣柜里的衣服虽多,但是难闻的味道扑鼻,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了,昨天只顾打扫房间,竟然忘了洗衣服,看来今天得把没做完事做完了。


      找来找去也没找到一间干净的,看情况我也愈发确信了隔壁的男人对自己的偏见没有错,自己之前真的是一个脏乱差爱看A片撸管的loser。


      我有心改变,但是竟然连件能出门穿的衣服都找不到。


      就在这时,门铃声响起,紧接着就听见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大叔,老规矩,快递给你放门口了啊。”


      我打开房门的时候,快递小哥已经走远了,门口的快递篮中,大大小小的放了四五件包装完好的快递。


      其中的两件大一点的,一看就是鞋盒和衣服的包装。


      先拆快递,拆完了正好穿出门。


      如此想着,我拆开了第一件快递,是一套休闲西装,穿上后正好合身。


      第二件是一双黑色皮鞋,镜面似地鞋面竟然反光到能够倒映起天花板上的筒灯。


      直接穿上身后,一身西装尽然把自己猥琐的长相和肥胖的身躯,衬出那么一丝成功人士的味道。


      于是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第三件快递。


      “咦,这是我的东西吗?是不是送错了。”


      手上的珍珠物件不禁让我疑惑起来,我此前应该是从未见过这种东西,这是一个像项链又不是项链的物件,展开后,成三角形,薄如蝉翼的蕾丝布料串起这十多颗白色圆润如玉的珍珠,就像是一个女性的裤头,但是却什么都无法遮挡,我怎么摆弄,也看不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索性先放到一边。


      我打开了第四件快递。


      严密的包装一层又一层,握在手里的时候感觉这个东西有点熟悉,却又不敢肯定,当我拆开一层又一层的包装后,不禁心跳加速,这是一根橡胶的假阴茎,大小和自己勃起后的最佳状态差不多。


      我不禁更加疑惑,我买这个东西干什么,按人类正常男性的需求,我不是应该买一个飞机杯什么的吗?

      我试着回想,自己是什么时候,以什么心态买的,但是完全想不起来了,而快递包装袋上的醒目大字“东东次日达”让我抓住了一丝有用的信息,这就是我昨天买的东西。


      昨天,我全然没有印象,会不会是别人搞错了,但是仔细一看快递单上的地址和姓名又完全吻合,难道是昨天醒来之前买的,细想起来,自己也是昨天失忆的,自圆己说,这也是有可能的。


      我刚要放下手中的假阴茎,却看见假阴茎的底部有几处肉眼不可见的细微凹陷,若不是恰好在阳光的偏射下,根本发现不了。


      任何细枝末节都是我此时发现真相的蛛丝马迹。


      家里没有放大镜我是知道的,但是我突然想到手机里的自带软件好像有一个就是放大镜,不知道在眼下的场景里好不好用。


      我打开软件,把摄像头对准凹陷的位置。


      放大一倍,看不起,放大两倍,还是看不清,直到放大十倍,也是最大倍数的时候,才看清那几处凹陷处排列而成的两行小字。


      分别是


      “真人倒模。”


      “王夯。”


      手中这根东西竟然是我自己的真人倒膜,我什么时候去倒的膜?这种东西不用想,肯定是定制的,那么也就是说,至少在半个月之前,我就去过这个成人用品定制店,亲自出茎,定制了这个东西。


      用来做什么?我不敢细想,自己是一个独居的男人,越想越觉得自己变态。


      眼睛不自觉地向自己的屁股看去,“不,我肯定不是这么想的。”


      极力否定自己失忆前可能的想法,我差点把这根假阴茎直接扔到垃圾桶里,不过报着可能是找回记忆的一丝线索,我把自己的真人倒膜假鸡巴一层一层地包里起来,缓缓地放回了包装纸盒中。


      关于定制店,包装盒上找不到一点线索,保密性做的非常到位。


      眼下,只剩下一个快递没有拆,但是过量的信息已经让我心烦意乱。


      撕拉,最后,我还是决定先打开看看,扯下快递的密封胶带,开盒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件丝状物。


      摸上去丝丝滑滑的,手感出奇地好,展开后,发现手中拿的是一件淡红色的丝袜,不同于昨天收拾掉的带着腥臭味的白色和黑色,这是一个略带骚气的颜色,且是没有被染指过的全新的。


      看着手中的丝袜,我一下就知道第三个拆开的快递里的珍珠三角物件是什么,那是一条情趣内裤,珍珠不过是调情用的装饰物,圆润的珠体隐隐地遮挡住女子的阴蒂和阴户,动情的女子阴唇张嘴含住那一颗颗寒凉的玉珠,被情郎用手指推动珠子在泛水的部位轻轻揉捻,那画面,想起来真是……


      我看见裆部翘起的鼓肚,骂了自己一句变态,轻轻地拍打了一下这不争气的随时要发情的大弟以示惩戒,停止了自己有端的联想。


      “买来联想用的?”我对自己的变态开始深信不疑。


      肚子咕噜咕噜地又叫了起来,饥饿终结了我的思绪,眼下还是先饱腹再说吧。


      推门而出,我刚要关门,忽然听到隔壁的房门也传来一声锁芯转动的声音。


      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像是恐惧似的,我一个条件反射就开门退回到了屋内。


      我怕什么呢?我不知道,大概是怕自己丑陋的模样会吓到人家吧,还有昨天听墙根被人家发现的事此时想起也让我心跳加速。


      我这么个老东西此时却像一个害羞的小伙子。


      我扒在猫眼处向外望,看见隔壁房间内,走出一男一女,男的是英俊帅气,女的是容颜清丽,真真的是男帅女美,天生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