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邻妻

  • 阅读设置
    第一章

      我失忆了。


      我不记得自己是谁,周遭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陌生。


      陌生的家具,陌生的屋子,甚至就连此时站在镜子前的自己都是那么的陌生。


      “我,这也太丑了吧!”


      赤膊的上身照在镜子里,那大大的肚腩,毛发稀疏的头顶,粗眉小眼大黄牙,与帅是沾不到一点边。


      就这副皮囊,自己对自己看一眼都不想看第二眼。


      不止如此,屋里又脏又乱,也不知道是多长时间没有好好打扫过了。不时地还有阵阵异味传进鼻腔里,有酸味、甜味还夹杂着一点鱼腥臭味。


      我是这么邋遢的人吗?我不禁怀疑自己。


      怀疑归怀疑,但是眼前的场景也不得不让我确认,这只有我一个人生活的家,好像也找不出可以推脱的对象。


      “大扫除吧!然后好好滴洗个澡,这都一身什么味啊!”


      我失忆了,好像也因此变得勤快了。


      看似屋子不大,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大概五十多平方,但是打扫起来,着实费了一番功夫,边边角角,这里一张泛黄的手纸,那里一块蛋糕屑,甚至还有长腿女人的或白或黑的丝袜,丝袜上还带着点点精斑。


      “这是我的手笔?”


      也是,我长得这么丑,哪里有会女人喜欢,也只能从网上买些女人的丝袜,自己动手打飞机了。


      我自顾自地分析并吐槽着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原味丝袜。”


      好奇心地驱使下,我拿起那几双丝袜,略带羞涩地放到鼻子边,“嘶!嘶!嘶!”


      浅嗅了一下之后,做贼心虚似地赶忙背过手去,把丝袜藏在了身后。小眼四处瞅瞅瞧瞧,在确认了确实只有自己在屋子里后,才带着急促地心跳再次把丝袜捧到了嘴边。


      “嘶嘶嘶!”


      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咳咳咳,呕!”


      是从未闻过的变态的味道,又酸又腥,提神醒脑,闻一口后,直反胃干呕。赶忙伸手扔进了垃圾袋里。


      打扫了将近三个小时,终于把屋子从里到外,收拾的干干净净,不过空气中的味道,还是不怎么好闻,家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空气清新剂,看来得去超市一趟了,不过抬手闻了闻自己的腋下和手肘,刺鼻的腥味也不小。


      “先洗个澡吧!”我喃喃自语道。


      走进浴室之前,看了看客厅里的挂钟,时间正好指在了下午五点整。


      “哗啦啦”,放水洗澡,房间虽然是紧凑户型,但是浴室却一应俱全,连浴缸都有,放了约莫十分钟水,我起身坐躺在浴缸里,泡起澡来。


      “呼!呀!真舒服!”


      暖暖的温水浸泡着全身的肌肤,打扫的疲惫在此时被慢慢稀释,只觉得全身暖洋洋的,泡着泡着,我渐渐有了困意,竟然直接睡着了。


      等我再次醒来时,天色已经渐暗,夏日炎炎的白昼漫长,此时的天光,看来时间至少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洗澡水也变得微凉。


      我正准备从浴缸里起身,忽然听见一声女子的娇嗔,“啊!”


      略作分析我便知道了,这声音一定是从隔壁浴室而来。


      “白日宣淫?”


      这个词直接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不过看时间,好像也不是什么白日了,人家隔壁过夫妻生活,是夫妻恩爱,只是苦了我这孤家寡人了。


      “哎!”心里慨叹,同样身而为人的不同境遇。


      此时此刻,我也多想有个人在我身边,哪怕不做爱,就是拥抱在怀也好啊。


      “啊!”又是一声娇媚的喊叫。


      我知道自己不能再听下去了,因为这声音除了让我有点兴奋,更多的是让我抑郁。


      站起身来,我从浴缸里迈步而出,哪知道半个身子探出来后,重心的偏移让脚下突然一滑,直接栽倒在地上,好在我手疾眼快,用手肘护住了头,才没有对自己造成更大的伤害。


      “啪”的一声,想必这么大的声音,隔壁的夫妻也一定听到了吧。但是此时身上传来的痛感让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手掌拄地想要站起身来,然而手肘刚一回弯,脑部神经传导而来的剧痛直接让我趴平在了地上。


      “老公,老公,是隔壁卫生间传来的声音,那个大哥会不会摔倒了,我们要不要报警啊。”


      娇媚的音色此时变得平缓,传导而来的信息,让我心里一暖,看来这对小夫妻人还不错,以后也许可以作为邻居好好相处,只是一想到自己的长相却泛起了深深的自卑。


      但是紧接着传来的男子的声音却让我心里一凉。


      “不要管了,那个臭脏臭脏的老头,死了也好。”


      男子嗓音略带磁性,说出的话来,却比刀子还伤人。


      我此时脑袋正好就在墙边,右耳几乎贴到了浴室的瓷砖上,无意的,自己做了一把“听墙根”的人。


      只是听来的内容非但不刺激,反而很刺耳。


      伤人的话,我不想多听,我试着再次撑起身来,但是痛感虽然略有缓解,手臂却使不上力了,看来十分八分的是起不来了,我还得被迫的听一会儿。


      “你说什么呢,老公,你以前可不是这么冷血的人啊,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


      “啊……啊.……啊.……”


      平稳的音调被一连串断断续续的呻吟声所取代,升高,就算知道此时此地此景的不合时宜,但是我下面的小弟还是不争气的争气了起来。


      原本被压在身下的男性器官,在胀大在鼓舞,但是幅度却被趴着向下身体狠狠地限制住了,以至于与地面摩擦产生了丝丝痛感。


      下面的小弟还在不受控制地要出头。


      我知道再这样下去不行,于是试着摆动腰胯,紧接着一个翻滚,把身体转了一百八十度。


      躺平的感觉比趴平的感觉好多了。


      “我不管,隔壁大哥要是到明天还没有出门的话,我就报警!”


      隔壁小娇妻做爱也不忘关心自己的善良,让我有些感动,我多想直接大声告诉她“不要担心,我没事”,但是显然我不能那么做。


      “管他干什么,老婆,那个老色皮有时候十天八天的都在屋里看A片,不出门的,我估计刚才是在卫生间撸嗨了,摔倒了,没事的。”


      “可是……”女子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紧接着就被一连串肉与肉的啪啪声击打的气喘吁吁,娇叫连连。


      “啊,啊,啊,老公,老公…..老公,我不行了,要来了,要来了,啊!!!!”


      一声声挠人心弦的叫喊,最后的一声长嘘加上急促的短叹,我知道隔壁的善良小女人高潮了,而我下面的小弟也一声声娇淫声中胀大,再胀大,全面的伸展开来,成为一根小铁棍,硬梆梆直挺挺地矗立在了胯下。


      我这才看见自己的小弟,不,是大弟,全面的舒展后,足足有20公分左右,这可真是十足的本钱,只可惜,却毫无用武之地,只能听着隔壁传来的娇嗔,做着无谓的挣扎。


      “废物!”


      隔壁男人突然来的这么一句,不禁让我一愣,这话好像在说我,但是又好像不是再说我。毕竟隔着一面墙呢,他怎么会知道墙这面的情况呢。


      “真他妈废物。”


      女子好像还处在高潮的余韵中,自己老公的第二句话,她才缓缓地听清,“你说什么呢,老公,什么废物,你是在说我吗?”


      听到女子的质问,只听那男子一声谄媚地答道:“没说你,我怎么可能说我长得美若天仙的老婆呢,我是在说我自己,才做了五分钟就射了,有点废物,都不能满足你。”


      “谁说你不能满足我了,你弄的人家舒服死了,你今天还那么多花样,你说你跟谁学的,是不是出去偷吃了。”


      女子软绵绵地质问,听起来更像是一种娇嗔。


      “我偷吃什么了,你也知道我的,我下班就回家,每天两点一线的,除了上班,我哪有自己的时间,每分每秒都在陪你。”


      “哟,你这是怪我喽“


      ”没有,我就喜欢陪着我老婆吗!”


      “哼,这还差不多,不过你哪学来的那么多花样。舔这,舔那的……”


      “看书学的,看书学的。”


      “你天天工作那么忙,还有时间看书呢,也是,我听说男人再忙,也有看小黄书的时间,是吧!”


      “我这不也是为了让你舒服吗?说实话,我舔你你舒不舒服。”


      “舒服,是舒服,但是总感觉有点怪怪的,哎!哎!,别舔,你别舔,你别舔我屁眼啊,脏!啊!啊……。”


      隔壁的打情骂俏不禁让我心跳加速,也让我茎动加速,别样的刺激下,我的右手不自觉地放到了勃起的阴茎上,报复性地狠狠地撸动了起来,一开始就像加压泵似得,拿出了最快的手速,全力出手的我,耳边已经听不见别的声音了,脑海中只是一遍一遍地回想刚才听到了麻酥入骨的娇嗔淫叫,发泄在男性器官上,报复自己的无能,报复自己只能听墙跟无法亲自做爱的境遇,也报复为什么隔壁那个幸运又性福的男人为什么不是自己的痴心妄想。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好像过了很久,好像也就是一瞬,最后在自己的狂撸狠握之下,压抑许久的情感随着精液的喷薄而喷薄,随着阴茎的平静而平静。


      我的脑海里此时空无一物,只知道,自己好像最后在高潮的时候,大声地喊叫了似发泄似延续呼吸的一声高喊。


      “我就说没事吧,你看,隔壁那个老色皮,可能在听着咱俩做爱的声音,打飞机呢,你看最后那声高喊,这下你放心了吧。”


      “嗯!老公,要不咱们全屋做一下隔音吧!要不,是不是有点扰民啊!”


      “扰什么民,我老婆叫床声这么好听,这对他们来说,是恩赐,是仙女的恩赐,没有你的叫床声,他们连撸管都不硬。”


      “老公,你都说的什么呀,我不理你了,对了,你今天好变态。”


      隔壁的声音此后告一段落,我又静静地在冰凉的地面上躺了半个小时左右,试着起身并倚靠在浴缸的边缘坐了起来,低头看着自己刚刚还疲软的阴茎,又在慢慢胀大,忽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