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邻妻

  • 阅读设置
    第七十章 百合花开

      “叮,你有一条新的消息。”

      一个很酷的女生头像在手机屏幕里晃动,点开后,我看见了延迟传输过来的一条语音信息和一条视频信息。

      紧随其后,一条文字信息也在对话框里弹了出来。

      「我本不应该把这种极度私密的信息发给你,但是我怕这其中有什么我难以察觉到的信息,希望你看完后可以及时删除掉。”

      发信息的人是跟踪何荷的私家侦探,性别女,我没怎么在意过她的容貌,第一眼就感觉她酷酷的,一副社会大姐大的模样,脏辫,戴着墨镜,手臂上全是乱七八糟的纹身,看着就不太好惹的样子。但是昨天跟她交谈间我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公司派她跟踪何荷,她跟我一见面就提了她的跟踪三原则,「一,跟踪女性过程中,不触及被跟踪人进入私密场所后的信息,只报告进入前后的陪同人员变化。二,跟踪女性过程中,不偷拍私密照片,窃听信息中涉及个人生理状况信息会裁切删除。三,跟踪女性过程中,遇见人身安全事件,会舍身相救,哪怕会暴露跟踪行为,但是绝不会透露雇主的任何信息。」

      或许是因为找私家侦探的人,大多数人都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韩妍妍的三原则劝退了好多雇主,因此她的业绩并不好,这家她和她哥哥两个人的侦探社一直都是她哥哥独立支撑大幅度开销,而她几乎成了一个打杂的。

      不过我倒很喜欢雇用她这种有原则的人,没别的,安心,箩烂少。

      我跟韩妍妍说何荷是我的女儿,最近行为异常,我很在意,我希望她跟踪记录一段时间,帮我看看何荷有没有跟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接触,每天都在忙些什么。我想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何荷和荆南月的开房信息震惊了她,让她一时间无法合理判断这其中的信息到底有没有用。更为关键的是,我想何荷和荆南月两个女人的亲密关系,韩妍妍她也不好界定这到底算不算是私密信息。

      我回了韩妍妍一句好哒,随后先点开了视频信息。

      视频里是一对璧人在薄纱窗帘后的剪影,看不清肉体的粉嫩颜色,只能朦胧间看见两个女人双腿成剪刀状在交叉厮磨,在床幔左边的长发女子是何荷,右边的短发剪影是荆南月。

      她们两人各自抱着一条对方的大长腿放在嘴里吸嘬,芊细的腰肢频频摆动,胯间的剪影像一组工件的咬合,频率均匀且恰好。

      少女曼妙的身姿此起彼伏,微弱的呻吟声浪穿窗入画,视频里的情爱火热又激情,淫靡且美好。

      指尖情挑,唇齿贪欢,交合间溢出满室春色,一对百合花盛开一次,一次,又一次。隔着宾馆的三层玻璃,视频里的淫声浪叫都穿透手机听筒,慢慢地变得清晰可闻。

      我辨析音色,画面里荆南月的声音要多一些,她的状态也显得更陶醉,整个人的剪影反衬出来的本体抖动幅度更大,显然在这场性爱里,她获得的高潮看起来要比何荷更加强烈。

      原本我还以为这两个女大学生,一个面容单纯,一个短发伶俐,只会一些简单的厮磨动作,对性爱还在初步的探索阶段,没想到接下来的画面,让我目瞪口呆。

      高潮的余韵过后,交欢剪刀脚慢慢分离,两具胴体各自向后拉扯,而两个人的胯下在薄纱的朦胧中竟然拉出了一根「双头龙」。

      那是一个两端都有龟头的长长的仿真阳具,粗粗的,长度比我的阴茎完全勃起时还长一些,不过当它的两端同时插入何荷和荆南月的下体后,她们俩人的阴道里各自容纳了一截,把「双头龙」如此一分为二之后,她俩胯下小竖嘴里吃进去那段橡胶假体比起我的阴茎来,就略显不足了。

      换做我上,我肯定能插入她俩身体里更深的位置,给她俩带来更极限的高潮。

      但是显然那只是一种遐想和奢望,再说我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招惹其他女子了,医院里的三个女人现在都够我喝一壶的了。

      视频里的画面到这里就结束了,我只感觉自己看了一场女同之间的肉体交媾,我完全不明白韩妍妍所谓的信息在什么地方。

      难道韩妍妍还指望我从能这种做爱视频里提炼出什么隐藏信息,她可真是太高看我了。不过要说一点隐藏信息没有也不是,至少能从视频里发现何荷和荆南月都不是处女了,而且何荷和荆南月做爱的场景里,偏主动攻伐的人出乎我意料的竟然是看起来文文弱弱清纯的何荷。

      一想到何荷那张乖巧,长着淡淡雀斑的小脸,再回想起视频里她挺腰用双头龙假阳具抽插荆南月的画面,啊,这就是反差吗?

      我一度以为是韩妍妍业务水平差,不会分辨有效和无效信息,结果搞了个女同做爱视频发了过来,但是当我点开上面语音信息,我就不这么想了。

      这条语音信息的时长比视频的时长还要多几分钟,开头是一段比视频里更清晰的女子娇嗔,结合刚才看见的近乎消声的朦胧画面,可以确定,这就是视频开始那段时间里,对室内的声音窃听。

      没想到,韩妍妍还有办法同时偷拍和窃听,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专业的事要找专业的人去做的原因。

      这段语音信息除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外,能更清楚地听到其中夹杂的一起低语呢喃的人声。

      言语间不只有女女情侣间的情话,其中还数次提到秦晖,我想这才是韩妍妍提到的她本人难以察觉到的隐藏信息。

      听完整段语音我总结了一下,大概内容是荆南月吃醋,数次不依不挠地寻问何荷为什么最近总和秦晖一起,一开始何荷并不愿回答,最后架不住情浓性至还有荆南月委屈的哭腔,终于说了秦晖与她频繁接触的目的想通过她认识一些同学,想听一下同学们对于图书馆设计的意见。

      这本来没什么,但是言语间我感觉王夯的目的并不单纯,这完全没有道理,图书馆的设计方案早就完成了,现在已经到了绘制施工图阶段,该不会,王夯是想用我原本的身体去泡女大学生吧,越想我越觉得有这种可能,而且看起来他的目标还不止一个。

      这,妈的,他怎么就不能消停点,也是,从最开始他折腾换了我的身体,他就不是报着好的目的来的,他似乎是想找回自己曾经缺失的那部分人生,他借着我的容颜享受着被人偏爱,最近似乎开始乐在其中了。

      不过对我来说这也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最近他的心思全在花花世界里的莺莺燕燕上,对朱鲤鲤反道不那么上心了。

      可是,我也不能任由他这么胡闹下去,要知道他做的所有事用的可都是我的名义,哪天,身体突然换回来,善后的事还得我自己去做,他享受风流了一大圈,结果片叶不沾身拍拍屁股走人了,想想,我就觉得委屈和难蹦。

      看来,勾引朱鲤鲤的事趁这段时间也得抓紧了,整件事情越早结束越好,拖的时间越长对我越不利,谁知道王夯这段时间还会以我的名义干出什么事来。

      韩流流给我发过来的秦晖一天的行动轨迹,也印证了他在频繁接触一些艺术学院的女学生们,帅气多金的男人对这些初出茅庐的小女孩吸引力十足,看起来要不了多久,王夯就能睡上两三个。

      不行,必须阻止他,万一其中有一两个未成年,事发后,甩锅到我身上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于是我给韩流流加了一条要求,一定要不择手段地阻止秦晖和女生开房。

      就这样,石原夫人给的十五万,我全都付给了韩流流,雇用时间为期一个月,一个月内,我再搞不定事发原委,前因后果,灵魂互换的手段,我就要陷入孤立无援,相当被动的局面里了。

      看了一场女女春色后,我的情欲之后也被点燃了,久久不能平静下来,看看时间,下午两点,打开监控,画面里的朱鲤鲤还躺在床上,似乎还在睡梦中。

      我估计朱鲤鲤短时间内是不会找我了。

      暖阳夏日,烈日当空,我心血来潮,脱光了全身衣物,摆成太字形,在床上晒起了日光浴。

      炙热的光线烘烤着勃起的大鸡巴,我全身暖洋洋的,欲望变得更强烈了,是时候了,我拨通了周语岚的电话。

      半个小时后。

      “啊~,就是这种撑满的感觉,爸爸,太舒服了,噢~,爸爸,你什么时候新学的姿势,这也太羞耻了。”

      我和周语岚此时在我的有意摆弄下,也学起了何荷和荆南月的十字交叉姿势,不过我肏弄周语岚的力道和深度可就不是两个黄毛丫头能比的了,这个姿势确实好用,在这种双腿十字花开的姿势下,我和周语岚的耻骨都紧紧地贴在了一起,比传教士姿势贴的更紧实,比后入插的更深,唯一的缺点就是受姿势所限不好发力,来回抽插只能靠腰胯的耸动,不过交媾的画面相当刺激性欲神经元,周语岚一开始还对摆出这种姿势感觉羞耻,渐渐地也开始乐在其中了。

      “爸爸,好深,插到小妹妹花心了,啊~,爸爸。”

      我抱着周语岚的左腿,大鸡巴一下一下地深耕她的胯下溪田,一股一股爱液在抽插间灌溉了整个褶皱腔道,肏的周语岚啼声阵阵,呻吟连连。

      一周的空旷在此时得到了充实和圆满,我和周语岚从下午肏到黄昏,性起而动,潮溢而歇,我的大鸡巴勃起了几乎一下午,一直泡在周语岚的琅環玉穴内,享受着快活似神仙的夹吸感,身下女子春潮涌动,媚眼如丝地望着我,时不时还故意收缩玉门给我带来一种更仙儿的性爱体验。

      这一段时间以来,我和周语岚的做爱次数屈指可数,但是每一次做爱都有更新奇的肉欲快感,我们两人的灵肉交融也渐渐和谐,我一直都难以想象,周语岚的小粉蝴蝶穴是那么娇嫩,怎么能容纳吞吐掉我那么狰狞黑壮的大鸡巴,但是性器交合,周语岚的阴道就是把我的阴茎吞的一干二净,我也不得不感叹,女人逼,海底深。

      当然我说的夸张了,我的大鸡巴顶在最深处的时候,其实周语岚的阴道也扩张到了极限,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子宫颈口对大鸡巴的索吻,咕叽咕叽声在周语岚阴道最深处被研磨出来,捣穴杵与玉穴宫简直是天作之合。

      “嘶~,啊~~~~~~!来了,啊~,来了,啊~,要被爸爸肏~,肏死了,啊~,爸爸,我~,我不行了,我要喷了,爸爸,你快~,快躲开。”

      凤鸣春室,周语岚胴体不规则痉挛,一股股尿液从小蝴蝶里漫出,把我们俩人紧紧贴合的胯下,浇灌成一汪春水湖,蒸腾起淡淡骚气。

      周语岚害羞地捂着臊红的小脸,有意想止住尿液的喷涌,但是水闸已开,她已经根本控制不住了,她提臀收缩尿道口,连带着阴道如小手一样更极限紧致地握紧了我停止了抽插的大鸡巴,结果她阴道被胀挤,反馈到大脑性神经元更强烈的快感,反倒是作茧自缚,起了适得其反的效果。

      最后,原本一股一股鼓涌的尿液流变成了喷灌,整张床都被周语岚的尿雨淋湿了。

      小丫头更羞赧了,从指缝里偷看我,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尿床了,羞羞羞。”

      “嗯哼嗯哼嗯嗯嗯。”

      周语岚支支吾吾地小声抗议,声音太小,我根本无法听不清她说了什么。

      “大点声说。”

      “啊~,都怪爸爸的小弟弟太坏,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说话时,还故意一记快速重抽重插,让周语岚不得不发出呻吟声来,等她完整地表达完抗诉,我狂抽猛肏开始了我的新一段射精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