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邻妻

  • 阅读设置
    第六十九章 另一伙跟踪人员

      肤如凝脂白似雪,足弓蜷曲俏佳人,娥眉微促面娇媚,不见瑶池有尘仙。

      我捧着朱鲤鲤的玉足,有感而发,直接就在脑海里作了一首诗。

      眼前人妻的芊细脚掌,盈盈一握,正好与我的巴掌等长,完美的是那么恰好。我不喜欢古人所谓的三寸金莲,裹足形成的小脚我从来不觉得那是美的,而朱鲤鲤37码的脚,在我眼里不大不小刚刚好,雪白透明的足部肌肤下,淡青色血管脉络都透肤显露在唯美的足部线条里,足趾更是如葱笋般细嫩,让人一眼就再也挪不开眼睛,我自认不是一个足控人士,但是朱鲤鲤的玉足却着实让我着迷。

      盯着看了好一会儿,一时间我竟然都忘了去冰敷,还是在朱鲤鲤的提醒之下,我才开始了手上的动作。

      我轻柔地捧着朱鲤鲤的嫩足,边用毛巾冰敷她的红肿处,边感受着她脚上肌肤滑手的细腻,冰透珊瑚色的足趾美甲衬的整个玉足更显白皙和典雅高贵,这一刻我是多想不顾一切一口就把朱鲤鲤的脚含在嘴里品觉一番,还好理智极力地劝阻了我的冲动,才让我没有一开始就切断了一段勾引的发生。

      “还疼吗?”

      再不说点什么,我感觉我就要被欲火引燃了。

      “好多了,王哥。”

      被陌生男人抓着裸足,朱鲤鲤也很难淡定如常,虽然极力地平稳情绪,但是这个女人的脸色也开始羞红,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红晕在层层加深。

      “啊~!对了,王哥,最近晨跑,怎么不见小岚啊?”

      人一旦开始感觉到尴尬,就开始没话找话说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场景又有那么一点暧昧,朱鲤鲤想了一会儿,终于想到了个话题。

      “小岚啊,懒呗。”

      我打趣道。

      说曹操曹操到,我刚说完话,周语岚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当着朱鲤鲤的面,我还真不敢接,鬼知道周语岚会说出什么话来,万一通过对话让朱鲤鲤知道我和周语岚的私密关系,那后续的勾引计划可就直接泡汤了。

      “我接个电话。”说完,我走向房门口,打开房门留了个小缝后接起了周语岚的电话。

      “爸爸,干嘛呢,我好无聊啊,想你,想你。”

      “才两天没见!明天不就看见我了吗?”

      “我不管,反正就是想你!你都不想人家!”

      “谁说的,我也想你呢!”

      “真的吗?”

      “真的呀!”

      其实我蛮愧疚的,刚才的我满脑子都是朱鲤鲤的美腿玉足,哪还有心思想别的。

      “我现在去找你呀!”

      “嗯~?”

      我拉长回音思考了一下,觉得现在的时机实在不是很合适。

      “怎么,你不愿意我找你呀!”

      听见我声音里的犹豫,周语岚语气有些幽怨。

      人说最难消受美人恩,现在一看果真如此,不知怎么我总感觉自己好像在背着周语岚偷人似的,心里泛起了深深的愧疚之情。

      “那怎么会呢,其实你鲤姐脚崴了,我这不邻里间的照顾一下,等秦晖回来的,你再来找我好不好?要不你来照顾一下你鲤姐?”

      “我~,嗯~我先不去了,那你一会儿回家联系我喔。”

      周语岚还真的思考了一下,不过最终她没下定决心。

      等我回屋的时候,朱鲤鲤正在自己用毛巾冰敷自己的脚踝红肿处,看起来她姿势不怎么顺手,结果下手掌握不好轻重,弄的自己呲牙咧嘴的。

      “哈哈哈。”

      略显滑稽的模样,让我不自觉笑出声来。

      “王哥,你还笑!”

      “还是让我来吧!”

      我走过去坐到沙发边几上,从朱鲤鲤的手里接过来毛巾,随后单手把她的美腿托起搭在自己粗糙的大腿上,一切动作都显得那么自然。

      第二次我的手轻揉着她的足部肌肤,朱鲤鲤就没有那么害羞了,她看着我极尽温柔地冰敷她的伤患处,甚至比她自己都要呵护和爱惜她的身体,她隐隐有些感动,看着我的眼神也开始带上了一丝温柔。

      “王哥,你……”

      “嗯?”

      “没事儿!”

      朱鲤鲤似乎想说点什么,不过她想了想,最终没说出口。

      时间流逝,一转眼就到了中午,我拿出我自己都记不起来的看家本领,做了一顿色香味俱全的午餐。

      这一次我没有故意更改餐品的味道,以至于朱鲤鲤从吃第一口开始就频频抬头看我,满眼的狐疑之色,吃着吃着,她醉人的眼眸里甚至开始盈溢出泪水,搞得我都有点不知所措了。

      “王~哥~,你相信灵魂互换吗?”

      磁性的嗓音中带着一丝哽咽,朱鲤鲤梨花带雨地看着我,神情里温柔之意更盛。

      朱鲤鲤是不是也发现了什么?她这么问,一定是因为她也开始有所怀疑了。

      “我不相信。”

      我斩钉截铁地说。

      其实直到现在,我依然不愿意相信灵魂互换这件事,要不是它真实地发生在了我身上,我甚至以为我是生活在楚门的世界里,周遭的一切都是一场诓骗我的社会实验。

      即使几乎可以百分之百肯定,我被王夯互换了身体,可是我对自己的身份依然存疑,我怕我自己一直在主观臆断,没有任何证据能直接表明,我是秦晖,我希望朱鲤鲤是那个客观证明人,证明我是谁,而不是从结论导因果,反向证明我的身份,我希望我能先找回记忆,然后用百分之百的自信和证据站在朱鲤鲤的面前告诉她,我是她短暂迷失的爱人,我更要先疏解朱鲤鲤的愧疚之心,让她不必因为我原本的身体被王夯占据的这段时光里,觉得身体出轨,对不起我,从而产生一些偏激的想法出来,甚至做出一些极端的行为。

      所以,对我来说,时机还不够成熟,至少等我勾引计划成功,等朱鲤鲤爱上这个我,等她接受了自己明面上身心出轨的事实,再表明我是我,我是秦晖,她从始至终爱上的都是同一个灵魂,这才是完美的计划。

      “我也不相信。”

      朱鲤鲤擦了擦嘴,听见我的话后,她如释重负地说道。

      刚才眼眸里的温柔好像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一样,朱鲤鲤看向我的眼神里又出现了丝丝陌生。

      “王哥,你先回去吧,我好多了,反正就在隔壁,真有什么事的话,我给你打电话。”

      “好吧!”

      朱鲤鲤下了逐客令,我也不好继续死乞白赖地呆在这了,说了句再见,我就出门先回到了自己家里。

      回家的第一件事,我就打开电脑,在监控里继续观察起朱鲤鲤来,只见她依然保持着我走时候的姿势,呆呆地坐在那里,一副沉思的模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呆坐了好一会儿,才起身垫着脚尖一瘸一拐小步挪移地走回卧室,躺在床上,然后画面就没什么变化了。

      看着看着,我困意上涌,也便走回卧室,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失去意识睡着了。

      *******

      “叮铃铃,叮铃铃。”

      我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电话铃声渐渐在耳边清晰。我还在睡意中,眼睛都没有睁开,迷迷糊糊地伸手摸索,摸到手机后,手在屏幕上的大概位置一滑。

      “喂!”

      “王哥,我小流!”

      “小刘?”

      “昨天才见过的,韩流流!”

      “小韩啊!”

      “对,叫我小韩也行,但是我朋友一般都叫我小流!”

      “什么事?小韩,咱俩不是一直微信联系吗!”

      韩流流是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人,也就是我昨天雇佣的侦探事务所的两名私家侦探之一。

      “王哥,有个大事我得紧急和你汇报一下?”

      “大事,是发现什么至关重要的线索了吗?”

      “那倒不是。”

      “那大事是什么?”

      “王哥,我跟你说,我发现还有另外一个人在跟踪秦晖,并且我还认识他,他跟我以前是同事,后来他单干了,我猜他也是被人雇用,在跟踪秦晖。”

      说起来,这确实有点意思,竟然还有别人在跟踪秦晖,会是谁呢?

      “你见到另外跟踪那人的雇主没?”

      “他的反跟踪意识很强,要不是我认识他,我还真不好确定他在跟踪人,目前还没什么机会发现他的雇主,我尽量试试吧,短时间内够呛能有结果。”

      “那好,你尽量做,有什么发现及时跟我汇报。”

      “好哒,王哥,那先这样,我继续跟踪了。”

      稍晚一些时候,韩流流给我发过来今天白天秦晖的行动轨迹,另一个跟踪人员也几乎同一时间给我发来了何荷今天一天都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

      今天算是跟踪的第一天,我看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奇诡的地方,今天秦晖和何荷也没有见面。何荷今天一直和荆南月在一起,甚至还被跟踪人员发现她和荆南月去宾馆开房间,我不由得由此联想到何荷和荆南月在一起的画面。

      面容清纯如白纸一般的何荷不知道会用什么姿势与荆南月耳鬓厮磨,肌肤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