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邻妻

  • 阅读设置
    第六十八章 冰敷玉足

      “给我跟踪好这两个人,对就这个很高很帅的男人,还有跟他一起并排走那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

      “好嘞,王哥,我们一定跟踪记录好,并且每天都向你汇报当天的跟踪情况。”

      周六的时候我找了家个私家侦探社,花大价钱雇佣他们帮我跟踪现在的秦晖也就是原本的王夯和何荷,我总要先弄清楚王夯身上的秘密,才能在关键时刻拿来釜底抽薪,打他个措手不及。

      舍命在石原夫人那里赚来的钱,一半都花在了这上面,希望能有点成果吧。

      这几天朱鲤鲤已经重新拾起了晨跑的习惯,而陪她晨跑的人自然就是我,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自己,我感觉我不是原来的秦晖了,当然我更不是王夯,我就先以我来称呼自己吧。

      我现在这幅身体别看有点大肚腩,个子也不高,但意外的身体素质竟然很好,慢跑十几圈都不带喘的,而且运动时,能明显感觉到爆发力也不错,有点像是个灵活的胖子的感觉,说起来甚至接近于洪金宝那个意思。

      “呼、呼、呼,王哥,你可真厉害,我还以为我比你能跑,现在看来,我差你蛮多的。”

      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跑步服的朱鲤鲤身材凹凸有致,玲珑剔透的娇容上此时因运动已染上红晕,她连气喘吁吁的模样都是那么的美,我不敢想我曾经竟然拥有过这样一个美若天仙的女人。

      朱鲤鲤裸露在运动服外的娇躯上满是细密的汗液,她的肚脐,芊细的腰肢,丰腴的大腿,紧实雪白的小腿和脚踝无不在彰显着这个女人跑步运动后的女性健康美。

      早上的公园里,朱鲤鲤就是那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我感觉好像自从我和朱鲤鲤开始固定晨跑后,这个平常很萧静的公园里突然热闹了起来,早上跑步的人明显增多了不少,甚至有一些小年轻的把注意打到了我的身上,昨天还有一个很勇敢的小青年问我说,“叔叔,我可以认识一下你的女儿吗?”

      当时朱鲤鲤就在我身边并排跑着,这声问话她当然也听见了,不过话是冲我来的,朱鲤鲤也不好辩解什么,我直接呛了这个小青年一句说,“这是我儿媳妇。”

      听完我的话后,这个臊的脸红的小青年悻悻地走掉了,朱鲤鲤越想越觉得好笑,笑了一路,最后到家门口的时候,还捂嘴直乐呢。

      朱鲤鲤笑起来有一种明艳大气的美,我看的有些痴了,等关门声响起来时,我才回过神来,不知道我的痴傻样,朱鲤鲤有没有因此怀疑过我对她不单纯的目的。

      不过周日一早朱鲤鲤还是先敲门来找了我,朱鲤鲤真的很爱跑步,刮风下雨她都一如往常,当然美人在前,我也不能拖后,我要用我的男性力量去征服她。

      几天下来,我越跑越快,今天我甚至超了朱鲤鲤一圈,朱鲤鲤一开始还想追上我,憋着一股劲儿,不过今天她终于有点泄劲了,承认了自己差我很多。

      虽然这没什么骄傲的,但是总归是先在跑步这件事情上,我征服了朱鲤鲤。

      女人是要一步一步地吃干抹净的,要让她浑然不觉地开始仰望你,崇拜你,最后她才会不知不觉地爱上你,臣服于你。

      人说女人爱上的三个阶段,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始于颜值这件事,现在的我是不可能做到了,我只能用体力去代替一下了,然后尽可能展示我的才华,希望这样做会有用吧。

      “慢慢跑吧,也不着急,你王哥我,也就体力还可以,其他的跟你比可差远了。”

      “诶,说什么呢,王哥,你这体力可是一下子就帮公司挣了一百万呢!”

      “哪壶不开提哪壶,干嘛又说那有的没的,多丢人啊,你再提我可生气了啊。”

      我故意摆出生气的姿态来,其实心里高兴的很,朱鲤鲤都会跟我开玩笑了,这可是关系递进的关键,特别是这个玩笑还带着那么一点隐晦的黄色。

      朱鲤鲤捂嘴窃笑,难得露出来一副调皮的表情出来。

      看见我装出来很容易被人识破的故作生气的样子,朱鲤鲤还假装在意,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配合起来,“好了,王哥,我错了,我再不提了好吗!哎呦。”

      视线里身旁的娇躯突然向后栽倒,我条件反射一把搂住了朱鲤鲤的背部和大腿,时隔多久了,我甚至想不太起来了,上一次触摸到朱鲤鲤的背部和腿部肌肤是什么时候,心理作用作祟,触碰到朱鲤鲤滑腻温热的肌肤一瞬间就感觉有一股奇异的电流直达心扉。

      是心动的感觉。

      朱鲤鲤望着我,脸红红的,看起来似乎有些害羞,不过没一会儿,就看见她的脸上出现了皱眉忍痛的表情来,我赶忙扶着她来到路边的长椅上,看见她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应该是扭到脚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

      “王哥,我好像踩到了什么滑溜溜的小珠子一样的东西。”

      我回头看过去,果然看见了一个5、6岁大小的小男孩跑到刚才朱鲤鲤站立的位置拾起了一颗弹珠来。

      “怎么能在公园的跑道上玩弹珠呢?”

      我气不打一处来,就要上前去教训一下这个小孩子,哪知朱鲤鲤一把拉住了我,开口说道:算了,咱们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伤到脚脖子了吗?”

      “嗯!”

      “我看一下啊,要是严重的话,我背你去医院。”

      “好。”

      朱鲤鲤伤到的是左脚,我脱下她脚上的运动鞋和船袜,仔细看去,她白玉般的脚踝上已经有明显的红肿出现了,好在红肿的不大,看起来不算很严重,静养几天就能好,但是肯定短时间是不能吃力了。

      “问题不大,但是这几天不能走路了,需要静养,要不我先背你回去吧!”

      “好。”

      朱鲤鲤没有拒绝,当我伏低身子后,她顺势就趴了上来。

      “喔。”

      “怎么了,王哥,我太重了吗?”

      “没怎么,好久没背过人了,有点不适应。”

      我说的不适应,其实是朱鲤鲤胸前的两坨乳肉贴在我后背上给我的超绝刺激感,虽然隔着T恤和朱鲤鲤的束胸紧身运动衣,能感受到的乳房本体有限,但是那种软绵绵的触感还是如实地写进我的大脑里让我不自觉地去回想它的完美形状,它的圆鼓鼓,它的软绵绵,它情欲上身时候硬挺的两点嫣红乳首,隔着监控,我不知已经看过多少遍都感觉看不真切,现在记忆里竟然出现了乳房近在眼前的画面。

      我伸出手去,竟然一把抓在了手里,啊!是那么的柔软细腻,是那样的任意揉捏。

      “哥哥,你快把手拿出去,摸人家的小乳房干什么!”

      眼前的朱鲤鲤有点青涩,一身学生装扮,小鸟依人地窝在我的怀里,面色羞红,而我的手从她的上衣领口伸进去,正在肆意把玩她的乳房,我像见到新大陆一样,对朱鲤鲤的乳肉大力抓取,力道逐渐加重,惹得朱鲤鲤抬起手来轻拍了一下我的手臂抗议起来,“哥哥!”

      “王哥,王哥!”

      “嗯?”

      “看路,要撞树上了?”

      我回过神来一看,我的眼前是一颗巨大的树干,再走两步,我和朱鲤鲤就要撞上去了。

      周围的人疑惑地看着我俩,一副看傻子的眼神,朱鲤鲤被看的羞了,索性一低头把脸埋在了我的脖颈间,感受着温热的女子芳香,我差点又是一阵心猿意马,连连默念了两句阿弥陀佛定了定神,才把注意力放到了前行的路上。

      朱鲤鲤对我的诱惑力太大了,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我的敏感神经,也敏感了我的下体,我的阴茎硬的要命,直挺挺地顶在裤头上,步履间摩擦着龟头敏感不说,还把夏装裤衩顶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很不雅观,我背着朱鲤鲤还得猫着点腰,才能让腰部以下看起来没那么凸出明显,可是这样确实颇费了气力,走了几百米就把我累的疯狂冒汗。

      看见我的状态,朱鲤鲤只以为我是背她累的,连叫我要不歇歇脚,说起来公园离我们居住的小区实在是算不得远,这个距离,出租车还没给油门就到了,我俩也实在不好意思打出租麻烦人家,后来她干脆伸出芊芊玉手把我擦汗,像个贤惠的妻子一样。

      原本步行要五分钟的路,我背着朱鲤鲤差点儿走了半个小时,好在大周日的早上,路上行人不怎么多,要不真是既累又尴尬。

      “秦晖没在家吗?”

      我站在朱鲤鲤家门口,看着她打开门口后悄无声息的室内问道。

      “啊,他一早就出去了,最近挺忙的,好像是图书馆方案的事。”

      是挺忙的,忙着跟自己女儿谋划什么呢!

      不过我总感觉何荷是不知内情的无辜之人,她那么单纯,不像是个会害人的女孩子。

      “那怎么办,行动不便,你能自己照顾自己吗?”

      “我能。”

      朱鲤鲤逞强道。

      “能什么能,我进屋照顾你吧,就照顾到秦晖回家吧,你是我老板,我就算溜须拍马了。”

      这么好的独处机会,我当然得把握住。

      “那好吧。”

      看我如此说,朱鲤鲤终于不再拒绝。

      “家里有冰块吗,冰敷一下好的快一些。”

      “冰箱里面有。”

      “好,你在沙发上坐好,不要乱动啊。”

      朱鲤鲤家冰箱的位置我熟悉的很,我百无聊赖的时候,时常会打开监控看一眼,最常看到的画面就是朱鲤鲤站在冰箱面前从冰箱里拿出她的面膜啊,或是她最爱吃的甜品啊,然后一脸喜悦的走回沙发去享受她的闲暇时光。

      说起来受视角所限,在监控里我还从来没有完整看见过朱鲤鲤家冰箱的内部,此时我打开冰箱,扑面而来的除了凉气以外还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啤酒饮料矿泉水都是我一眼望去就亲切的品牌,除此之外就是朱鲤鲤的面膜,甜点之类的了,诺大的冰箱别无他物,基本上全是这些东西,完全不像是居家过日子人的冰箱。

      我凭感觉很熟练地一把拽开了下面的冷冻层,找出了一盒碎冰块,然后走进卫生间拿出来一条女式毛巾,把冰块倒进毛巾里,组成了一个最简单的冰敷袋。

      当然,这条女式毛巾在倒入冰块之前,我先过了一把嗅觉的瘾,毛巾香气袭人,也不知道朱鲤鲤是怎么用的,毛巾放到脸上后我就不想拿下来了,有一种吸毒的感觉。

      我感觉自己好病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