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邻妻

  • 阅读设置
    第六十七章 勾引计划

      这是漫长的一夜,我断断续续做了一整夜的梦,似乎春梦多一些,还有一些恐怖的片段。

      梦里大多数的时候,我都在被一条肉色草蛇追赶,这条蛇也不咬我,就爱在我的嘴里进进出出,我莫名其妙,不知所以,等睁开眼睛那一刹那,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周语岚伸进我嘴里的舌头,似乎终于明白了一些。

      周语岚还没睡醒,不过她趴在我的身上,与昨天我趴在他身上睡着的时候,姿势翻转了过来。这样也好,我就记得我睡梦中都在莫名担心,会压坏这小丫头,现在看起来,这一夜前半夜我就把自己和周语岚的姿势翻转了过来,难怪我会感觉浑身疲累。

      “嗯?”

      下体传来的夹吸感让我一阵激灵,这不可能啊。噢,我明白了,这个狡猾的小丫头肯定在装睡呢。

      我顺势一挺动,果然周语岚面上的表情一变,虽然只是一瞬间后就被她隐藏了起来,但是恰恰这样,她暴露的更明显。

      ”噢~。”

      我又一下重重的挺动,周语岚终是没撑住,立时哼叫了出来。

      “哎呀,爸爸,你真坏!”

      “我坏吗,也不知道是谁,一大早的就把爸爸的大鸡巴塞进自己的下面小嘴里夹吸起来了。”

      “人家不是想让爸爸做好梦嘛!”

      “哟,这么乖呀,我的宝贝女儿,那爸爸也得让我的宝贝女儿做个舒爽的早操啊。”

      “什么早操?”

      “早操就是,早上的操弄。”

      「啪。」

      “啊。”

      “哼,就会欺负我!”

      “那,你说,你不想让我欺负嘛?”

      “嗯~,嗯~,我~,想。”

      淫水捣成白浆,病房满屋春色。

      要不是我第一时间打开窗户通风,恐怕小护士巡房的时候,狐疑的神色更深了。

      “要出院啊?”

      “嗯!我没什么事了,这我女儿,来接我出院的。”

      此时,我和周语岚都穿戴整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些心虚,连忙解释了一句。

      “走吧,跟我去办出院手续,对了,那个柜子里有一个包,是送你来的人放在里面的,别忘了带走。”

      “喔,好的,小岚帮我拿一下。”

      说完我就跟着小护士去办理出院手续了。

      办理的过程很简单,高级病房的出院手续办理窗口是单独的,几乎没耽误什么时间,一分钟就办完了。

      我拿着找还我的五百块钱押金,刚一回头就看见周语岚坐着电梯下楼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后,身上还背着一个黑色的手提包。

      这个手提包一看就是名牌商品,好多女人看见周语岚的时候都纷纷侧目,露出艳羡的神情来,我估计石原夫人那种家世,也没有什么太普通的东西,等周语岚走到我附近的时候,她还奇怪地问我,“王哥,她们怎么都看我?”

      我指了指她挎在肩上不怎么协调的手提包,她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然后把包挎在了手肘上,幽幽说道,“怎么,手提包还非得挎着。”

      看来,周语岚并没有抓住问题的重点,不过算了,都是一些生命中路人甲的角色,管她们的眼光干什么。

      等我坐上出租车,悄声告诉周语岚这个包大概的价值的时候,周语岚才明白过来,她上网查了一下,这个包竟然20多万元,说实话比我预估的还高了三倍不止,惹得还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周语岚一声惊呼,“妈呀。”

      “怎么了,怎么了?”

      无辜的出租车司机被周语岚这一声叫喊吓了一跳,连忙问到,还频频回头,似乎要看看发生了什么。

      “师傅,看前面,看前面,红灯了,喂。”

      一脚急刹车,差点把小身板的周语岚掘到前面去,还好我眼疾手快瞬间抓住了她惯性向前的身躯。

      我的身体一耸,脑袋也耸到了前座副驾的椅子上方。

      “诶。”

      我惊呼一声,不确定地又起身看了一眼,人行道上走着的两个人确实是秦晖和何荷没错。

      现在我知道了,他应该和何荷是亲父女关系,不过那他之前为什么又要把我描绘成何荷的生父,似乎还有着什么仇怨的样子,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嘛,我想不明白,只看见两个人的人影并排而过,似乎还很高兴的样子。

      不行,跟踪秦晖这件事必须第一时间去办了,何荷也要一道纳入到跟踪目标里,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总感觉有更大的阴谋在等着我,心中惴惴不安的。

      “王哥,你怎么了?”

      周语岚看见我愣神,小手在我面前晃啊晃的,试图引起我的注意。

      “没怎么,小岚,我突然想到一些事情。”

      “啊!!”

      “怎么了,怎么了?”

      “怎么了?”

      周语岚又突然的叫了一声出来,这一下把我也弄懵了,在司机师傅又一次的连环疑问句后,我也跟了一句上来。

      不过好在司机师傅有了刚才的教训,这一次只是声音出来了,动作上依然保持了目视前方的专注,我一脸疑问地看向周语岚,只见周语岚指着打开的包里面,刚要说点什么,又憋了回去,然后小心翼翼地冲我招了招手,等我把脸凑过去的时候,她把包打开一个小缝,让我看里面。

      我一眼看过去,就看见了能有十几沓的红色百元面值钞票,看来这是石原夫人最开始答应我的十五万元人民币的报酬,我对周语岚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周语岚心领神会,立马抿着嘴唇,紧紧地抱着包,眼睛左右打量,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包里肯定是装了钱的,我看她那略显滑稽的模样,憋不住笑,又不好笑出声让周语岚发现,索性扭头看向窗外,不去看她了。

      下车之后,周语岚忙大步跑向医院,生怕手里的钱有什么闪失,也就是这些年治安好了,要不啊,这小丫头早不知道哭多少回了。

      我俩到医院的时候,李禾嫣和朱鲤鲤已经到了,等我进屋的时候,李禾嫣一脸狐疑地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开口调笑道:“这么快好了?”

      “嗯,恢复的差不多了。”

      我都没敢说,我昨晚和今天早上有多勇猛,把周语岚这小丫头肏的多狠,我怕我说了,我会被眼前这三个风姿绰约的女人一起打死。

      “诶,小岚,你和王哥一起来的?”

      周语岚和我是前后脚进屋的,但是时间间隔很短,很容易就让人猜到了。

      “嗯,我早上去医院接了一下王哥。”

      “噢。”

      眼前这三个女人,现在都与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当务之急,我是要尽可能的去勾引唯一与我没有亲密接触关系的朱鲤鲤。

      对于要勾引朱鲤鲤这件事,其实我蛮纠结的,我直觉我深爱她,但是关于她的记忆又很模糊,我无异于重新去爱一个人,而我也不是原本的我,我甚至想象不到原本我俩的日常是如何相处的,她最初爱上我,是因为什么。

      但是我必须让她重新爱上我,这是我找回自己最关键的一环,可是我这副躯壳,说不上多美观的躯壳,总让我觉得有些自卑,一度产生深刻的自我怀疑,她会不会通过这样一个我,去发现我的内在,我是那个她曾深爱的人,只不过现在,我的灵魂换到了这副身躯里。

      更让我纠结的是,我顶着别人的身体去勾引自己的老婆总感觉怪怪的,好像自己在ntr自己一样,但是如果一辈子都换不回来了,我总不能就这样把自己的老婆拱手让人吧,虽然那个占有她的身体原本是我的,但是那个完美的身体里现在住着的是一个恶魔,一个毁了我人生的恶魔,我甚至开始因为灵魂而对我原本的身体产生恨意,我恨它被人觊觎,我恨它轻易地就抛弃了我,即使它是无辜的。

      我一改往常对朱鲤鲤的躲避,开始有事没事在她面前乱晃刷存在感。

      借口吗,找找总会有的。

      最大的接触理由当然是催眠术的研究了,我故意装作不懂,把一些很简单的问题都反反复复地拿去问她,她总是不厌其烦笑意盈盈地给我解释,有时看着她,看着看着就觉得她真的就像天使一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女神的光辉。

      “王哥,这里你懂了吗?”

      她的声音也是那样的温柔,磁性中带着天生的妩媚。

      “王哥?”

      “啊,不好意思,鲤鲤,我有点走神了,这里呀,我懂了。”

      “那好,还有哪里不明白吗?”

      “我都明白了。”

      “嗯!”

      “对了,小鲤,明天要去晨跑吗?”

      “好啊,几点去?”

      “早上七点怎么样?”

      “好,就这么定了。”

      就这样我又找到了理由与朱鲤鲤单独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