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邻妻

  • 阅读设置
    第六十六章 夜勤病栋.续

      小丫头无言的求欢,那一双水润粉嫩的唇瓣一张一合间表达出来的是满含性欲的情诉。

      此情此景,难负佳人,大鸡巴狠狠地一下到底,肏的重,肏的深,肏的身下女子爽鸣不已,眼色迷离。

      大肉棒硬到极限,顶在周语岚的宫颈软肉上,当我把周语岚抱起来的时候,由于臀肉的下坠,龟头被宫颈口又吞进了一小段。

      “嘶。”周语岚蹙眉微皱,刚刚那一下明显是吃痛了。

      “痛吗?”

      “嗯~!”周语岚应了一声,不过随即又脸红道:“不过还有点爽,又痛又爽的。”

      这是什么神奇的感觉?我今生是永远也体会不到了。

      看我的脚步向病房门口走去,周语岚欲红的小脸疑惑地看着我。

      “怎么,你还想再来个护士随便推开门打扰我们小岚享受爸爸的肏弄吗?”

      “谁享受了?”

      “那你的小屁股现在在干什么呢,吞吐的那么快,那么深!喔~!太重了,小岚。”

      听见我言语取笑于她,周语岚双臂抱紧我的脖颈,用一下重重的臀击坐的我差点儿没站稳。

      这一下香艳的惩罚,让我十分受用,我感觉到我的龟头在周语岚的小翘臀砸在我下腹部的一瞬间几乎全部陷进了小丫头的宫颈口处,那种龟头被宫颈肉全方位三百六十度包裹挤压吸吮的酥麻感直冲脑海,爽的我几乎叫出声来。

      而始作俑者的周语岚被她自己的这一下动作反噬,极限的痛爽感让她的双腿卸力,使不出一点力气再去环伺住我的腰腹,结果她的下肢摆空,双腿塌落,上半身在吃痛的一时间条件反射后仰,最终她的胴体扭摆出来一个C自型与我相交,交点就卡在我们两人的胯下。

      要不是周语岚自己的脚尖点地支撑了一下,恐怕在重力之下我的阴茎都会被她直接坐断,然而秒就妙在周语岚的胯下前倾,她的整个人的重心卡在了我的龟头之上,她的身体被自己的娇嫩玉足足趾支撑了大半,剩下的一小点被我的大鸡巴擎了起来。

      这可真是人与人之间能做到的最极限的负距离亲密接触了,甚至我的阴囊前端一小部分都卡紧在了少女的阴部,把她的阴唇撑开并封堵的严严实实的,一眼看过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和周语岚我们俩是什么出生就阴部连接在一起的连体人呢。

      周语岚动都不敢动了,她此时此刻无法再用臀部去起落来吞吐我的大肉棒交换愉悦的性器刺激,她似乎被我的大鸡巴钉在了空中,时间都静止了下来。

      刚才还活色生香的场景,现在静谧的可怕,刚才那个小护士走的时候,病房门竟然没关紧,留下了一个小缝隙,走近了,我才看见,走廊处不时从这个小缝隙里传进来的脚步声更是让我的心跳接连漏拍,紧张不已,要是现在再有个人忽然进来,可就什么都解释不清了。

      我的手距离门把手只有一步之遥了,与其卡在这里等着被人发现,倒不如我迈出一步先把房门锁上。

      于是我也顾不得许多了,在与周语岚保持这种极限的身体姿势下,硬是向房门处挪出了一步,伸手就把房门反锁上了。

      “啊~~~啊~~啊呃~!!!!!!”

      然而就这一步的动作,身体带动了我下体龟头的轻微耸动,在极限的少女宫口凹陷处,直接把周语岚顶上了高潮。

      “啊~,啊呃~~,啊~~,不行了,啊~~~!!太爽了,我~,我要~,爽~爽过头了,爸爸。”

      周语岚一下一下的胴体痉挛告诉我,这还不是简单的高潮,而是一次高潮迭起的连续高潮。

      从周语岚第一次的高潮痉挛开始,她的身体越颤栗,我的大鸡巴在她的小嫩穴腔道内的摩擦幅度也越大,之后随着她的身体不规则抖动几乎是横冲乱撞,全程我几乎没有动,全是周语岚的自嗨,她越动,感觉到阴道内的抽插越明显,连锁反应,她高潮迭起的感觉就越持续,然后她身体又不受控的乱动,她自己就完成了一个高潮迭起反应的闭环。

      我就看着她的小奶子甩啊甩,秀发在空中飘啊飘,口中呻吟连连,四肢乱舞,俨然一副不堪肏弄的模样,要不是我重新用双手托起她的小翘臀,我怕她会直接爽死过去。

      “呼~,呼~,呼~,爸爸,我好像~,好像~,看见天堂了。”

      “你爽过头了啦,小小年纪,那么贪欢,你要是真看见天堂了,那我怎么办,我随你去吗?”

      “人家不知道了啦,就你的那玩意儿插的那么深,那么满,人家就感觉要飞了,然后瞬间就高潮了,再之后就感觉身体也不是自己的了,灵魂也不是自己的了,反正就是一直被那种爽到要喷射出什么的感觉控制,哎呀,不说了啦,羞死人了。”

      周语岚面色潮红,说完害羞地捂住小脸,不敢看我,模样可爱极了。

      我真的是越看她越爱,然而一瞬间,我又想到了朱鲤鲤,我是不是曾经也这样爱过朱鲤鲤。

      我想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只是我的记忆缺失,我全然想不起来了。

      “爽透了吧?”

      “嗯!”

      “还要不要了?”

      “要!”

      “什么?”

      “人家知道,爸爸还没爽呢,爸爸肏我,用力,把浓稠的精液都射进人家小妹妹里,以后再也不许射给别人了。”

      “小样儿,还吃醋呢?”

      “嗯!”周语岚错开指缝,看了我一眼,这一眼媚眼如丝,风情万种。

      “骚里骚气的,看我不把你肏的死去活来的。”

      「啪。」

      我放开托着少女翘臀的双手,让周语岚的屁股自由落体,随即胯部上顶一记重肏。

      “啊!爸爸!”

      周语岚再难掩平静,小嘴微张,一声娇吟。

      「啪啪。」

      “啊!啊!”

      「啪啪啪。」

      “啊!啊!啊!”

      周语岚的双腿重新环伺在我的腰上,娇嫩细腻的玉足上脚趾勾住脚趾,承受着我一下一下重重的肏击。

      不过等我回到床上的时候,周语岚的双腿没几下便被我肏开,张的大大的,她的双腿柔韧性竟然很好,我此前都没有发现,我很轻易地就把她的双腿掰成一字马,她一点疼痛的反应都没有,但是我的感官反应却很大,这画面也太刺激了,性爱,看感觉,也看场景,普通男上女下传教士姿势和女人摆出一字马的姿势,肯定是后者更能激起男人的肏欲。

      这种一字马的姿势下,双腿平伸,女子的阴阜部位相对来说会凸起于身体之上,当我的大鸡巴插进周语岚身体最深处的时候,甚至还能看见龟头的轮廓出现在阴阜上方,于阴阜部位交相呼应,视觉上性欲度直接拉满。

      看着龟头一下一下地顶起周语岚的娇嫩肌肤,凸起一个半球状轮廓,同时感受着周语岚小穴最深处宫颈的包裹,阴道内褶皱的夹吸,我爽不自盛,越肏越用力,越肏越狠,如此姿势肏弄了一会儿后,我又心血来潮把周语岚的一只美腿压在身下,另一只腿掰到了她的头顶,让她摆出了一个大劈叉的姿势来,我欺身上前,开始了这一新姿势的肏弄,这种姿势下,顶的没有那么深,不过我的鸡巴依然能插满小丫头的小嫩穴,插的她抿唇舔舌,性欲高涨。

      周语岚的玉足摆在脸旁,脚心向上,我压实她的身体的时候,脸正好能贴到她的脚心上,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能放过,我深出舌头在她的玉足脚心肌肤上,大快朵颐起来,仿佛那是一道人间美味。

      当然,对我来说这就是佳肴仙食。

      “啊~,好痒,爸~爸~,痒~,脏~。”

      “不脏的,一点都不脏,相反,美味的很,小岚全身上下在我眼里可都是美味佳肴,我要一口,滋,一口,吱,一口,啾,把你吃干抹净。”

      周语岚的足底、足趾、脚踝,我仔仔细细舔了个遍,脚上的每一处肌肤都留下了我嘴上的涎液,舔了个过瘾后,我微微一偏头,唇舌落在了周语岚的小脸之上,从耳到腮,从腮到鼻,从鼻到嘴,最后我把周语岚脚上的味道,用涎液交换到了她的嘴里让她自己也尝了一尝。

      “呜~,呜~,呜~,爸~爸,坏,舔人家,呜~,脚,然后舔~舔人家脸,呜~。”

      我疯狂嘬吸周语岚的小香舌,让她的娇嗔都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没有味道吧,我就说我们小岚是香的。”

      “啊~,啊~,呃嗯~,那~,嗯~,当然了,呃嗯~,啊呃~,人家每~,每天都有~,擦香香。”

      「噗叽、噗叽、噗叽、噗叽。」

      鸡巴深入深出,次次全根没入,发出的噗叽声越来越响,明显的周语岚淫水决堤泛滥,她又是强弩之末了。

      这高级病房内,空气中弥漫着淫靡的香气,吸香入肺,我的性欲崩裂,我感觉自己也来到了射精的边缘。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摆腰的动作要多狠有多狠,要多快有多快,男人在要射精的一瞬间,是身体机能超频挑战极限的一瞬间,同时也是身下女人承受胯下撞击,挑战高频音调的瞬间。

      “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我肏出了新的频率,周语岚也呻吟出了新的调调。

      完成生命大和谐的我俩,瘫软在床上,都不想再动弹一下。

      但是没一会儿,我突然非常想吻周语岚,而我一睁眼,她的小脑袋瓜就在我的眼前,我挪动了一下脖颈,探出舌头伸进她的口腔内,她应该是有些累了,虽然知觉上在张嘴配合我的侵犯,但是回应的力气几乎为零,她闭着眼睛,琼鼻里一噗一噗地呼吸着空气,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十分惹人怜爱。

      我在近距离满眼爱意地凝望着周语岚,看着看着,终于体力和精神不支,合上双眼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