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牧师小姐真的一滴也没有了(np)

  • 阅读设置
    梦醒了还是很感动(剧情) da n meixs8.com

      他们勉强找了个看得出是废弃前的旅馆的地方安顿,克里斯把提了一路的“奸夫”扔到桌子上,肉体被扔到桌面发出一声黏黏的“啪嗒”。
      兰彭瞥了一眼曾经的“情人”。
      白色的皮毛沾上了桌面上的灰尘,尸体的血流了一路还没流尽,很快就顺着桌子滴滴答答流到地上。
      这就是魇。
      兰彭一阵恍惚……这就是幻境里令她怦然心动的男人。
      尽管现在已经猜到这份来得莫名其妙的感情是魇营造的假象,但爱恋是很奇妙的感情,她在清醒之后无法自制地感到一阵怅然若失。
      ——那种全身心投入的感觉好像让她上瘾了。
      以前她完全不理解吟游诗人口中的爱情,她从来没体会过。
      现在想起来,魇的脸不如克里斯漂亮,身材也纤瘦得硌手,但在当时的兰彭看来,他好像蒙了一层滤镜,一切都是完美的。
      她还能回忆起她是如何痴迷于他、发狂地爱他,恨不得钻进他的身体里或者把他嵌合进她的身体里。
      那次背着丈夫的性爱最快乐最满足的时刻就是意识到两个人已经亲密地成为一体的时候,被巨大的幸福感填满的愉悦是她迄今为止从未体验到的。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timixs.com
      只是……在勇者之剑穿过魇的胸口的同时,他打造出来的美好、迷幻的爱恋就已经破碎了。
      兰彭能回忆起当时的悸动,却怎么也触及不到那份感情,看着眼前魇的尸体,内心平静无波。
      “这次我们差点就在精灵之森全军覆没了。”
      克里斯突然出声,拉回了兰彭的注意力。
      “没想到精灵之森里除了瘴气,还有梦魇兽。”埃米特嫌恶地避开流到地上的血,拉来一张椅子在兰彭身边坐下,特意把西森和她隔开了。
      梦魇兽,就是可以把人的意识不知不觉拉入他制造的幻境当中的魔物。
      制造幻境这项能力好像很强大,但实际上梦魇兽本身并没有什么攻击力,幻境中受伤也并不会对人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反而梦魇兽在幻境里受到的伤害会反噬自身。
      西森看了埃米特一眼,目光似有若无地在兰彭身上停留了一会儿,附和道:“难怪我们只在入口看见绞杀藤这些魔物,走到深处便只剩下瘴气,原来是有梦魇兽配合,让人失去意识之后再用瘴气杀死。”
      “不过……”西森停顿了一下,“梦魇兽在幻境里受到的伤害会反噬到自己身上,一般是不会出现的,你们是怎么找到他的?”
      兰彭下意识看向克里斯,不自觉回忆起在幻境里最后和他对视时,那双总是如同海洋一般的湛蓝色眼瞳里像是掀起了要破坏一切的海啸,她当时心都被这个眼神逼得停跳了一拍。
      其他两人一直注意着兰彭的一举一动,她一把目光移向克里斯,他们也跟着看向勇者。
      狭小的房间里围绕着埃米特、西森和兰彭,三个人之间流淌着一股奇怪的氛围。
      ……埃米特和西森好像对兰彭有点过于关注了,在进入幻境之前有这么关注她吗?
      还是,他不在的时候,他们三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克里斯眼神有一瞬间的阴郁,转眼间又面色如常,面对西森的疑问,他连表情都没变一下。他点头:“多亏有兰彭引出这只梦魇兽,我才能找到他。”
      其实兰彭也觉得很奇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
      她把遇见魇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隐去和他偷情的事情。
      埃米特听完举起手:“我有个问题——在进入精灵之森之前,不是说牧师的圣水只能维持一刻钟吗?”
      兰彭点点头:“确实如此。”
      “我们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不止一刻钟了吧,但是我们都还活着。是不是因为这样,那只梦魇兽才想进去一探究竟?”埃米特说出他的猜测。
      “有可能。”西森出声附和埃米特,“那么又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在幻境里过了一刻钟,身体还能不被瘴气侵蚀?”
      兰彭灵光一闪,想起了魇在和她接过吻之后说过——他终于知道她的秘密。
      她的秘密只有她体液的神奇之处,埃米特的猜测完全有可能成立。他们几人在幻境中都饮下了她的奶水或淫液,所以才得以存活。
      看来她的体液在意识的幻境中也能发挥作用,甚至能影响到幻境外的身体。
      想明白了之后,兰彭又有些后悔在进入精灵之森之前跟他们说了圣水的时效,她并不想跟其他人说出自己身体的秘密。
      但事已至此,她只能硬着头皮糊弄:“那个……其实我对圣水能生效多久也并没有把握,一刻钟只是保守估计,也许时效会更长一点也说不定。”
      说话的时候,她总感觉旁边有一束眼神一直看着她,那个眼神莫名像刀子一样,兰彭回看过去,才发现那是克里斯。
      ……啊,对了,克里斯是知道她的秘密的。
      但是,克里斯为什么莫名其妙要那样看她?
      兰彭心里有点不舒服,但还是勉强按捺下这种心情。
      “总之,现在梦魇兽已经被除掉了,我们还是尽快决定下一次要怎么进入精灵之森吧。”最后还是克里斯做了收尾。
      “如果不是有兰彭,我们可能都已经变成精灵之森的一具白骨了。这次我们不能全都进去,要留两个人在外面随机应变,两个人进去找到乌尔姆斯并把他带出来。”
      “兰彭是一定要进去的,在我们三人里面我的实力是最综合的,所以还是我进去吧,埃米特和西森在外面待命,一旦我们有什么不测,就要靠你们两个了。还有什么其他的意见吗?”
      克里斯三言两语就把下一次行动安排妥当,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异议。
      于是众人又做了两天休整,决定再一次进入精灵之森。
      临行前,埃米特叮嘱克里斯:“之前侏儒族和精灵族交好,精灵族长老跟我的老师说过,生命之树在危急关头会保护精灵,乌尔姆斯应该会在生命之树里面,你们循着生命之树走就行。”
      说着,他又看了一眼兰彭,嗫嚅了一会儿,还是说道:“路上小心。”
      兰彭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微笑着应下了。
      雾气涌动,渐渐遮住两个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埃米特目送着他们消失,收回目光时却撞上了西森若有所思的眼神。
      他朝西森挑衅地笑了一下:“你也记得幻境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