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斗罗之无处可桃

  • 阅读设置
    IF番外:可爱的金丝雀(上)
      这是如果村长没有拦下武魂殿执事的结局
      七宝琉璃宗是斗罗大陆上三宗排名第二的宗门,而七宝琉璃塔又当属天下第一的辅助系武魂,所以身为宗主的宁风致对于时不时能收到那些想要讨好自己的人送的礼物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今天的礼物比以往似乎更为大胆,让人忍不住猜测那些人是不是想要探查一下自己的底线。
      “大人,请您收下我。”
      被当成礼物送来的少女身上大半赤裸,布料少的可怜的白色短裙仅能遮住她的某些关键部位,暴露在外白皙的大腿在不停地颤抖与她脸上的笑容一点都不般配,那张诱人的小嘴被忐忑不安中的主人无意识的咬住,透露着本人强烈的不安。
      “如果你的表情能让我满意,留下你也不是不可以。”
      突然来了兴致的宁风致伸出手指抚上那张艳红的唇,温柔的摩擦着上面刺眼的牙印,接着粗鲁的将手指塞进了她的嘴里肆意搅动着。
      “唔……”
      从未被如此对待的念桃有些难受的低吟着,但是十年的调教让她明白眼下最该做的事情是让面前的男人感到满意——毕竟前主人在送她过来的时候不止一次的叮嘱自己绝对不可以惹到七宝琉璃宗的宗主,但凡对方有一丁点不愉快,哪怕是爬也要爬离对方的视线。
      但是今天也同样是她逃离魔窟的最后也是最好的机会,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面前的男人确实对自己产生了兴趣,也就是只要伺候好眼前的男人,说不定以后可以请求他帮姐姐比比东也离开那个地方。
      想到这里的念桃低着脑袋跪倒在宁风致的腿间,有些不知所措的她试探了好几次,终于伸出手摸向了他的绣着精致花纹的衣袍下面,笨拙而又小心翼翼的将半勃起的肉棒取了出来。
      没完全勃起的肉棒尺寸看着有些狰狞恐怖,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宁风致表情的念桃咽了咽口水,卖力的伸出舌头讨好着。柔软的粉舌毫无技巧的舔弄着肉棒的每一个角落,一视同仁的态度让宁风致有些不满的抓住了她的头发,就着念桃无辜的表情,将自己已经被挑逗的完全勃起的肉棒塞满了她的小嘴。
      “呜……呜呜……”
      第一次就被深喉的念桃眼里立刻盛满了生理性不适的泪水,却又担心打扰到男人的兴致,努力的配合着他的插入不让津液顺着嘴角流下去,导致两颊鼓鼓的像一只贪吃的松鼠。
      “好孩子。”
      看到念桃的配合,宁风致嘴角的弧度不着痕迹的扩大了一点,内心对这份礼物的满意度稍稍提高了一点,但是动作上反而比之前更加凶猛了。
      就这个场景来看,前主人心血来潮想培养一批如同白纸的金丝雀,讨好上层贵族的计划很是成功。虽然除了宁风致外并不会有人知道这个事实,毕竟同期的金丝雀只剩下这唯一的一只了。
      那场大火过后,和姐姐比比东相依为命的念桃幸运而又不幸的被送进了那个地方。虽然每天要在黑脸的婆婆监视下保养自己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连根头发丝也不能放过,并且护理结束后还要被迫喝下苦苦的会让身体发热难受的药水。但是每每想到喝完后会有甜甜的果子,可以攒下来分给时不时来探望自己的姐姐,念桃又觉得药其实一点都不苦了。
      十年里,因为念桃的出色,以及姐姐比比东不着痕迹的保护,出库的金丝雀一直没有轮到她。直到姐姐不在的今天,被搭上七宝琉璃宗宗主的喜悦冲昏头脑的前主人忘记了曾经许下的诺言,将念桃送了过来。
      “吞下去。”
      抽插了不知道多少下的宁风致将喷薄的精液全部射在了念桃的食道中,明知道女孩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东西的他恶趣味的命令着。看着念桃一副泫然欲泣敢怒不敢言,只能苦着脸乖乖的吞下自己精华的表情,他突然有点能够理解为何对方会冒着自己会生气的风险将这个尤物送了过来。
      “味道怎么样?”
      带着逗弄人的心思,宁风致坐回椅子上伸手捻弄着那已经挺立红樱桃,时不时恶劣的用力掐揉手感舒适的雪乳,等待着面前呆住的人儿的回答。
      “不……不太喜欢?”
      在诚实和谎言徘徊了不知道多久的念桃试探性的给出了自己的回答,用自以为不会被发现的小动作,趁势看了眼表情没有变化的男人,这应该是代表没说错话的意思吧?
      想到这里的念桃小心翼翼的将自己提起的心放了下来,不着痕迹的揉了揉脸颊,顺带松了一口气——腮帮子好酸,而且嘴里的味道好怪,怪不得姐姐说伺候人是一件特别可怕的事情,能离多远就离多远。
      PS:老男人真的好香,我正文写不下去直接走支线写肉一气呵成,以后就和游戏一样每一个重要选项的节点就随机一个老男人码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