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丧礼、精神病院、爱

  • 阅读设置
    27十年
      十年的变化很大,有人结婚生小孩,有人一直寻觅着心中的影子,有人如愿所尝成为一个顶尖的艺术家,但也有人找不到她想要的答案继续流浪着,也有人沉默的封闭自己,却不知道有人一直在等待着她。
      而我?我一直在作梦,梦里自己是一位医生,冷淡的看着这个世界,但直得庆幸的是每个人都治疗成功离开,只有在极度偶尔的时候,我会怀念她们,但也开心她们得到她们想要的,虽然有时候结果不如预期那么的美好,但那是她们想要的。
      「你想要什么呢?丽丽雅?」虚空中有一个声音这样问到。
      我想要什么?
      「想要爱吗?丽丽雅?」
      爱?那是什么?那不是让她们发狂的东西吗?
      「.........爱吗?掺了许多杂质的爱吗?那就不是爱了吧!但若不掺了杂质还是爱吗?吶~丽丽雅,你相信这世界有纯爱吗?」
      我,不知道。
      「真是果断又可爱的孩子,真不愧是丽丽雅,吶~丽丽雅,告诉我吧!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我想要什么呢?脑海中闪过许多的身影,缓缓的弯起甜甜的笑,我想要她们都快乐。
      「丽丽雅,我的分身啊!你的纯真让罪孽深重的我,不敢直视,但如果这是你的愿望,我会替你完成。」
      是吗?太好了。
      缓缓的闭上眼,感觉身体越来越轻盈,几乎快要消失,但我并不惧怕,为什么要惧怕呢?只不过回到最初而已。
      「不后悔?」
      后悔?睁开眼,眼眶却泛满了泪水,我似乎忘了什么,我还有许多的约定都还没完成,我答应要替谁完成他的心愿的,而他又是谁呢?
      「心上人?」那声音传来丝丝的笑声。
      脸一红,羞怯的挥挥手,我也不明白,但那个人我却无法想起来,是谁呢?
      「忘了?」
      沉默又哀伤的望着虚空,重要,一个非常重要的人,但我却忘了,摀着嘴,眼眶却不断泛着泪水,告诉我吧!告诉我那人是谁吧!
      似乎是一个很温柔却又残酷的人,总在我最爱他的时候伤害我,当我绝望想抽身时却有紧紧拥抱的人,真的是爱吗?如果是,那么这份爱就太寂寞与悲伤了。
      「是他吗?是他吧!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们呢?我一次次的逃,一次次的沉沦,你真的爱我吗?墨菲斯,告诉我吧!」那声音充满了哀伤,与绝望。
      「丽丽雅,不让你去爱,错了吗?我们都明白爱是多么的残酷,一次次的剥夺我们的快乐,但我真的爱啊!一直都爱着,你说这是爱吗?」
      我一直都不明白,爱到底是什么,也不明瞭,当我再次睁开眼,看着的是雪白的茶几,旁边的位子坐了两个不一样风情的女人。
      「喔?丽丽雅醒来了,这次要说什么故事呢?」淡蓝色长发的女子,弯起淡雅的笑容,看着我。
      「我亲自去叫的,怎么可能不醒来呢?不过这个故事我倒是知道了一些。」抿一口茶,大红捲发的女子弯起淡淡的笑意。
      我望着眼前大本的书,雪白的书皮,触手时,自己翻了开,雪白的页浮现许多的字,我缓缓弯起淡雅的笑意说。
      「一个不懂爱的女孩遇到一群被爱深深伤害、触动、与希望的女子的故事。」
      「喔?那书名呢?」弭雅歌淡淡的问。
      「丧礼、精神病院、爱。」丽丽雅轻抚着雪白的书皮,淡雅的说着。
      「欸~真是奇特的名字,故事结束了吗?」莉莉丝撑着脸问着。
      「嗯?故事还在继续呢~别急,一杯好茶,就是要慢慢的熬煮才能煮出独特的香气,大概。」
      「呵,丽丽雅,你这样我们会被读者丢鞋子的喔~」
      「那我请他们瞄准一点的,莉莉丝。」
      莉莉丝被我一语堵住,气愤着转过头,不想理会我,弭雅歌与我吃吃笑着。
      十年了,你们会有怎样的改变呢?
      晨、玫瑰、珍、陈、玛丽安、玛丽莲、茉莉、洁西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