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丧礼、精神病院、爱

  • 阅读设置
    26我们
      一个雪白的空间里,放着一个茶桌,茶桌附近又放了三张椅子,三张椅子又坐着不一样风情的女子。
      「又再吃我的飞醋了?莉莉丝。」一头淡蓝色长发穿着雪白色洋装的女子,端着茶杯似笑非笑得看着莉莉丝。
      「我堂堂一个魔女,风情万化怎么可能会吃一个女人的醋呢?更何况是自己的醋呢?」一手撩起火红色的大捲发,翘起脚来,雪白的大腿若隐若现,鲜红色的小礼服深v使着她的曲线十分完美。
      「喔?那我无意间听到的,是假的吗?真是假惺惺,说这种话还用别人的脸,真的是,算了,说到这件事我也有些气愤,不提了。」
      「嗯?那丽丽雅呢?你有什么话要说的呢?唉呀!我怎么忘了呢?这孩子一直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来。」莉莉丝撑着脸看着沉睡中的丽丽雅,轻轻的叹息。
      第三个座位上,坐着一个美丽的少女,批散着头发,闭着眼,穿着正统的套装,微倾着头,嘴角弯着淡淡的笑,似乎在做一场好梦。
      「以前总是她当和事佬,不过看起来她有些疲惫了,那丽丽雅,你有什么心愿呢?」
      「「告诉我吧!」」两人一口同声说着,下一刻,两个人对视,怒瞪着对方,下一刻又欢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几百年了?还是几千年了?这招总是玩不腻,你说是吧!弭雅歌。」
      「那是您老人家玩不腻。」
      这句话深深的刺伤莉莉丝的心,她非常讨厌人家谈论她的年龄,虽然她已经非常的超高龄,但是女人嘛~年龄永远都是心中的痛。
      「哼~讲不过人家就用人身攻击,太贱了,弭雅歌。」
      「兵不厌诈,莉莉丝~喔呵呵。」
      「不玩了,这么多的岁月以来,有没有让你着迷的事物?我想就算是冰心玉洁的泉神也应该有在乎的事物吧!弭雅歌。」
      这句话顿时让弭雅歌陷入沉思中,她慢慢的开了口说。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我所在意的,渴望的,总有一日都会像尘土一样,这是你我深深的体悟,所以你才不断的创造吧!希望你那颗心,永远都年轻着,这就是你不愿意将她完整的原因吗?」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将一切都摊开就不好玩了,不是吗?弭雅歌。」
      慵懒的撑着脸,半瞇着眼看着相似的脸庞,缓缓弯起妖治的一笑。
      「几万年来、几千年来,我一直都是被歌颂、被唾弃、被鄙视,但无可置疑的事,她们无法忘却我的存在,我啊~一直爱恋着,但无法被爱恋着,多么矛盾,但弭雅歌,你一直爱着那个人,那个人却也爱着你,但那个人却又是你无法触碰的,我们的心中都有一道伤痕,你不说,我不说,就让一切都沉默,弭雅歌,但丽丽雅不一样呢~她什么都不懂,什么也都有,或许哪日她会明白爱的真諦也说不一定,总有一日你会明白的吧!丽丽雅。」走到她身后,环抱着低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