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丧礼、精神病院、爱

  • 阅读设置
    25你的歌
      缓缓的睁开眼,似乎睡了许久,梦里自己是个高傲却有些歇斯底里又疯狂的女人,并坐着轮椅,嗯,我想我现在还坐在轮椅上,这感觉,不喜欢。
      微瞇着眼看着眼前的这位女性,毫不客气的劈头就说。
      「丽丽雅呢?出现的怎么是你这个傢伙?」
      「呵呵,你豪放的个性还真的是有增无减呢~小陈陈。」对面的莉莉丝吃吃笑着。
      「说吧!你有何贵干?」对她,不用太客气。
      「想醒来?」
      「………醒来做什么?他始终不是我的。」
      「满足?」
      「哼~你以为我是谁,这一点就满足了?只是我的人生早已经被规划好剧本,我就像个木偶娃娃一样上演着,被安排好的戏码,他,始终不会是我的。」
      「我以为你是个小中二,原来是个颓废种。」
      不想反对,不想反抗,因为疲惫了。
      「如果给你一个机会呢?一个才华洋溢的男歌手,配上一个才华洋溢的作词作曲才女呢?听起来就很不错,你觉得呢?小陈陈~」
      缓缓的低下头,轻轻的说:「不要给我希望,莉莉丝,至少丽丽雅就不会。」
      「忘了?她是我,我还是我,我们是不同的,但也相同的,若这时候是丽丽雅,你认为她会怎么说呢?」
      听完,我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这太好笑了,莉莉丝,你是脑袋有洞吗?」
      不等莉莉丝出声,我接着说下去。
      「丽丽雅,一个不懂爱的女孩,你认为她会说些什么吗?」
      莉莉丝被我一句话给堵住,她懊恼的低下头。
      「唉,当初嫌麻烦不丢那个东西进去,果然是个错误,本来想让她自己萌芽的。」
      她拍了一下脑袋,嘴里不断喃喃着,失算了、失算了。
      「现在呢?你可以当作人生从头来过,或者像玛丽安一样,继续沉静在自己的梦境里,仰望着晨光,选择将自己关进牢笼里,自我认为的不去伤害任何人,虽然这选择很消极,但我却对她的看法感到,嗯……并不反对,但如果是丽丽雅的话,不知道她的小脑袋会不会希望从天而降一个大帅哥将玛丽安给带走呢?」
      难得我不想驳斥她的想法,是的,那聪明又天真的丽丽雅,说不定边弯着微笑一边天真的想着,也说不一定,吶~丽丽雅你又是怎么想呢?
      突然眼前的莉莉丝弯起柔和的笑容轻声的说。
      「我们下次再一起去吃鸡蛋糕吧!ms.陈。」
      眼眶泛满了泪水缓缓的点点头,看着她带着恍惚的微笑,闭上眼,再次睁开,却充满了错愕,抱着头,皱着眉头,看着我说:「做好决定了没?」
      「我想见他,我想一切从头来过,但是我害怕,我害怕他最后爱的人并不是我,但也没关係,因为只要他还要唱歌的一天,他都会唱我写给他的曲子跟歌词。」
      「你的决定?」
      「就保持如此吧!或许你不懂,但丽丽雅一定懂,这是一场巨大的梦境,我的梦忽好忽坏,但故事的结局一定要是好的对吧!莉莉丝,至高无比的上神,你在这喜怒无常的人类世界与梦境里,你在追求什么?」
      「平安与喜乐,大概。」
      你恶质的一笑,开心的大笑着。
      「我是谁?万恶的魔女莉莉丝,但我同时也是泉神弭雅歌,但我也是一位医生丽丽雅,我恨这个世界,但我又深深的爱恋着他,就有如走在蹺蹺板上,踏太重或踏太轻,另一头对会落下,爱有错吗?身为魔女有错吗?洗涤一切的罪孽有错吗?治疗保护着人类有错吗?我啊!自由着,一直都自由着,但我迷惑了。」
      「爱人或爱神,错了吗?我仍然搞不懂,或许我放荡不堪,但那并不是我的全部,我不明白,他可以爱上泉神的我,却无法接受魔女的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吶~小陈陈你说,我该怎么做才好呢?」她跪倒在地上无助的看着我。
      伸出手握着,轻轻的说:「无论你是谁,对我来说你就是你,至高无上的神祇。」
      「你变坏了,小陈陈,我说过的,我尊重你的选择,所以我给你,你要的,你想要的,还有你渴求的一切都给你,只要你快乐。」
      给你,通通都给你,我这个人很贪心,什么要都要也什么都不要,那你呢?小陈陈,你想要什么?看着陈缓缓弯起温柔的一笑,我只听见她说。
      「我只要他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