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丧礼、精神病院、爱

  • 阅读设置
    22若如果这是你的心愿,我会为你达成
      一个人站在空旷的陆地上,身上着重装,手里拿着ak47,等待着进攻的指令,在战场上杀敌,保护重要官员,早已是家常便饭了,但若要说是多久以前开始的,我却无法想起,像是一段巨大的空白。
      作战结束后,有人大力的拍向我的肩,我的回应的是一记过肩摔。
      「呜啊!!痛、痛、痛,我说茉莉啊~你今天很不专心喔~是不是在想女人啊?不对,你应该再想男人吧?」再次回应的是一记直拳,k.o。
      甩甩些微疼痛的手,继续往前,感觉上少了些什么?感觉上忘了什么。
      当我往前跨一步的时候,场景瞬间转换,阴暗的天、阴暗的角落,一个跟自己长的相像的女子,穿着相似的衣服,眼神空洞的望着天空,手染着无数鲜血,冰冷的一个世界,当我往前一步的时候,场景又换回雪白的走廊上,看着同伴疑惑的神情,随意的应答,就匆匆跑回房间里,躺着。
      那是什么?那个人是谁?我到底…….。
      「不喜欢吗?」突然一个好听的女声响起,我快速起身,手拿着一把左轮手枪,对着背对着我坐在椅子上的女子,令人熟悉的声音与发型。
      「不喜欢吗?」她再次问着,顺着椅子转过身,一个穿着西式套装的美丽女子,穿着黑色的丝袜,脸上带着专业医生的微笑。
      「你是谁?」顿时我才发现,我来到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只剩下我、我的床、她和她的椅子。
      「忘记了?」她疑惑着说着。
      「你是谁?」手枪一直瞄准着,她继续看着我,一弹指,场景瞬间转换,一个黑发的女子不停、不停的刺杀着人,冰冷的眼神,冷酷的神情,一直机械式的杀人。
      我们就像在看场电影,只不过电影里的角色似乎是我,我想问那个人是我吗?我那又是谁?当我这样想时,一个身穿雪白洋装的少女登场,像是为这阴暗的场景增加一点亮光,看着黑发女子像是负伤的野兽想要撕咬少女时,少女却缓缓开口并伸出白皙的手掌。
      「我是丽丽雅,我可以叫你茉莉吗?」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眼泪缓缓滑落,想伸出手,想靠近却又害怕污浊了她,但当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被温暖的手掌所包覆。
      记忆不断涌现,停留在她冷静却温柔的双眼,与她那最后的叮嚀。
      「亚里亚哥哥,这个人虽然笨了点,但他还是我的哥哥,可能要麻烦你了茉莉。」
      没关係,下意识我着回答着,转过身望着眼前人,手枪依旧高举着。
      「说!丽丽雅去哪了?你为什么要假扮丽丽雅?」我的眼神冷冽。
      「请叫我莉莉丝,我不太想解释,简单来说你进入一个叫天堂镇的梦里,梦里你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有一个非常冰冷的家庭,丽丽雅解救了你,给你想要的温暖与名字,她有一个愿望。」她撑着脸,继续望着我。
      「什么愿望?」我茫然了,她是莉莉丝,那么丽丽雅在哪里?
      「她希望你,能够光明正大的,站在阳光底下,不要拥有任何黑暗的过去,就像茉莉花那样纯白的绽放着。」眼神像是望着虚空。
      我沉默着。
      「丽丽雅呢?她去哪了?」低声的问着。
      「去了一个她该去的地方,不是死亡,但也接近的地方。」
      给的却是模稜两可的答案,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我知道这个答案很敷衍,但接下来会涉及到许多机密,你不需要懂太多,这一切一切都是梦,你只要继续像平常一样,过着你光明的生活,带着丽丽雅期许,继续往前吧!若想再见到丽丽雅,就必须变得比现在还要更强大,但希望你不要忘记初衷,丽丽雅希望着的是你能光明的向前。」话一说完,起身往前,像是丽丽雅那平常,巡查病房的模样,我忍不住站起身,流着泪。
      丽丽雅,你等着,我会实现你的愿望,并保护亚里亚,不管他是真是假,只要遇见了我都会保护他。
      看着她脚步顿时停止,开口说:「不要受伤了,茉莉。」
      又再次继续往前,走向属于她的世界。
      而我回到属于我世界,我要变的更强悍,这样我才能够站到你的身边,我却没想到在几年后的某天遇见了亚里亚。
      他还是依旧那样,容易被自己身体引导到死亡,或许我可以透过亚里亚找到丽丽雅,丽丽雅请等着我,我会带着光明去找你,希望那时候你是真实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