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丧礼、精神病院、爱

  • 阅读设置
    12在你的梦里,有我吗?
      在雪白的病床上,躺着一个瘦骨如柴的男子,维生器材稳定的运作着,一个美丽的女子,紧握着男子的手,嘴里说着:「格里森,你真自私,一个人跑到梦境里躲藏着,却忘了带着我一起走,在你的梦境里会有我吗?会有我吧!格里森,你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呢?」
      火红的长发披散着,雪嫩的手婆娑着乾枯的手,绝美的侧脸,碧色的眼眸,眼泪缓缓滑落。
      我一直后悔着,如果我不动那个手术,或许我们还可以手牵着手在路上走着,也可以在礼堂上,说我愿意,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就算时光倒流我还是会做出一样的决定,因为我是那么的爱你,爱到连性命都不想要了。
      回想当初,那我还躺在你的大腿上,我们就像这样十指紧扣,我还问你你爱不爱我,你回答我我很爱你,我幸福的笑了,但渐渐的,我感到不够、不够,这样的幸福不够,你看着歇斯底里的我,还将我拥入怀里,对着我说:「我什么都愿意做,我只希望你能够感到幸福,珍,我们交换吧!我们就这样交换对方的心脏,我的就是你的,而你的就是我的,我们永远都不会失去谁。」
      我瞪大了双眼,然后幸福的笑了,那时我说着:「嗯,交换吧!这样谁也无法拆散我们,谁都无法。」
      我们就这样开始进行那秘密又浩瀚的手术,在手术前,我跟格里森有着这样的对话。
      「格里森我害怕。」躺在冰冷的手术台,我忍不住寒冷颤抖着。
      「珍,别害怕,我希望我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你,我一定能看见你吧!珍。」格里森紧握着我的右手,而我的右手紧握着他的左手。
      「我答应你,我第一个想看见的也是你,开始吧!」我们就这样开始这个浩瀚的手术,但虽然已经事先将手术程序写好,但总会有失误的情况发生,会了因应突发状况发生,而准备的许多配套措施,最终手术还是很成功。
      但我醒来了他却没有醒来,后来东窗事发,我被以预谋杀人与精神异常的罪名入狱,还被吊销医生执照,但这一切我都不后悔,唯一的遗憾就是格里森没有醒来,我答应过他,他第一个见到的人会是我,要不是这个承诺,或许我早就支撑不下去了吧!
      格里森,我亲爱的格里森,你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呢?
      答应我,你醒来第一个见到的人,必须是我,一定会是我,我爱你。
      丽丽雅在病房外,看着两个爱侣,沉默着,是她动用一切的资源,才能让格里森住在她所在的医院里,如果没有格里森,珍就会枯竭而死,如果没有珍的陪伴,格里森也会枯竭而死,虽然站在医学的角度来看,这样的事情不可能会发生,但人类的精神面却难以探究,丽丽雅的直觉告诉她。
      「不能分开,他们现在是生命共同体,分开哪一个,他们的心脏一定会乾枯萎缩掉。」
      若她的直觉是对的,在往后的日子格里森若醒过来,两个人再一起度过未来的日子,但总有一天将会面对死亡,无论是哪个先走,另一个一定会心碎而死,明明知道这是风险极高的手术,但他们还是动了,是因为爱吗?是因为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