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丧礼、精神病院、爱

  • 阅读设置
    11唯有用歌词,才能表达我对你的爱意
      今天,ms.陈很兴奋,因为她爱慕许久的歌手出新专辑了,而且她今天必须去经纪公司一趟,她跟那家经纪公司说好,只要那位歌手一出专辑,她就会将歌词送过去,这样才能让经纪公司迅速的安排下张专辑的风格,外加上陈的病情很不稳定,任何情况的可能发生,所以在眾多考量下,还是请陈在发行日提交歌词。
      所以今天的陈,应该这一个月的陈都很乖,不吵不闹,復健状况也很顺利,写歌也写得非常顺畅,不会有摔笔跟尖叫以及自暴自弃的表现出现,可以说状况良好,所以丽丽雅在评估过后,认为ms.陈可以外出,所以自己也去换了套外出服,当她回到ms.陈的病房时,陈依旧在挑选出要穿的衣服,丽丽雅一边看着陈挑衣服一边打哈欠,一副就是你要好了没?
      但陈还是决定不下,看不下去的丽丽雅决定拯救这个可怜的孩子,拿了件鹅黄色的小洋装,跟同色系的发箍和淡黄色的娃娃鞋,并将陈的头发梳直整理好。
      在镜子前,一个看起来温柔婉约的女子,她对着自己惨淡的一笑,便转头对着丽丽雅说:
      「你认为我会见到他吗?我忍不住开始害怕,他看到的将会是这样的我,坐在轮椅上高傲自私的我吗?」
      丽丽雅淡淡的拍着陈的肩膀对着她说:「ms.陈,你那些都只是你的偽装,真实的你,是一个才华洋溢的陈,你想想他会在台上高唱你为他所编写的歌词,你的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能够让他站的比别人更远更高而已,所以我觉得今天的陈,很漂亮。」
      ms.陈愣愣的看着镜中的自己,然后高傲的笑了起来,对着镜子里的丽丽雅说:「哼哼哼,没想到丽丽雅医生也会说出这样的甜言蜜语,我就好心的接收吧!」
      丽丽雅不戳破ms.陈的这份高傲,因为这是她唯一偽装自己的最后一项武器,推着轮椅,坐上特製的轿车里,暂时性离开这个巨大的牢笼,前往正常人的世界。
      丽丽雅今天负责全天候的照顾ms.陈,所以推轮椅这点小事也是由丽丽雅负责。
      「ms.陈,你有没有特别想吃什么?你觉得吃鸡蛋糕如何?」丽丽雅左顾右看,看到一家摊贩在卖鸡蛋糕,心痒痒想吃吃看那个小点。
      原本还在游览城市光景的陈,听到丽丽雅的呼唤,回过神,第一句话就是:「谁要吃小朋友的甜点!!」但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丽丽雅已经买回来,而丽丽雅露出像小孩子一样娇憨的神情,眼睛眨呀眨,似乎写着你不吃吗??
      「我就吃一个!!」陈一把将整包抢了过,拿了一个吃了一口,嘴里细细的咀嚼鸡蛋糕那简单却让人感觉温暖的滋味。
      这时旁边却传来笑声,是一个头戴着鸭舌帽,眼戴墨镜,身穿夹克的高挑男子。
      「不好意思,我只是在想说鸡蛋糕有那么好吃吗?」嘴角依旧上扬着。
      陈却微愣在那边,然后笑笑地说:「只是很久没吃了,有点怀念而已。」
      「是吗?我可以吃一个吗?因为我也很久没吃了。」话一说完,就伸手拿了一个起来吃,陈看着男子吃着鸡蛋糕的神情,露出怀念的笑容。
      「嗯~真的还不错吃呢~咦?唉~小姐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先走了!再见。」
      男子马上转身跑掉,陈的手微举,像是在道别一样,神情有点忧伤。
      丽丽雅从头到尾都看着这个意外的插曲,对于ms.陈的表现感到有点困惑。
      「走吧!我们就直接去公司吧!」陈微笑着。
      「你有想要其他地方吗?」丽丽雅问着。
      「没有,见到他我就心满意足了,他真的很笨,每次偽装的模样,都不懂的改变,难怪老是被抓回去,丽丽雅医生,你也认为那个人是笨蛋吗?我觉得他超笨的ㄝ!!哈、哈,大傻瓜。」丽丽雅看着ms.陈欢快的笑着,丽丽雅感到惊讶与疑惑,明明听起来是那么快乐的事情,但为什么你的神情看起来却快要哭出来呢?
      「走吧!世界上有一种都东西叫做渴望,填不满、无极限,就让我在这个世界的角落里,默默的喜欢他吧!」就这样吧!就这样默默的喜欢他吧。
      丽丽雅看着表情复杂的ms.陈,还是顺着她的意带领着她前往经纪公司去,那天天气晴,丽丽雅将绑起的长发放下,随风披散的长发,两张美丽的面容,在阳光下闪耀着,却不知刚离开的男子却在角落,思索着这个女子在哪里看过,熟悉的感觉、模糊的面容,一甩头,决定放下自由,回到经纪公司去,但嘴里还残留着那温暖的味道,嘴角微弯,一抹微笑灿烂着。
      当男子回到经纪公司的时候,被他们的製作人大力的拍了一下肩。
      「喔!!张製作,你拍那么用力我的骨头都要散了!!」男子揉揉被拍痛的地方抱怨着。
      「瞧你像是个姑娘家,拍着一两下就呼疼,可惜啊~可惜啊~你瞧着是啥啊?」张製作手里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纸袋,但看的男子满脸问号,忍不住搔搔头问这个是什么。
      张製作忍下暴打他的衝动,明星最重要的是脸,身体是他们最重要的财產,不能打这个笨蛋,才开口说:「我们家写歌词的人刚刚过来,刚好与你错过,不看可惜啊~好一个水灵灵的姑娘,不过她的姐姐可还真漂亮,不知道她姐姐有没有意愿到演艺圈发展~~」
      男子脸上掛着三条线,看着再发花痴的製作人叹息,却一边听到张製作在叹息。
      「唉~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就在坐轮椅呢?可惜了、可惜了。」
      「轮椅?!」男子显得很惊讶,因为他就在刚刚看到一个坐着轮椅上的女子。
      张製作一脸鄙视的看着男子说:「我说你啊!明明就长了张聪明的脸,但你的脑袋瓜装的除了音乐以外,都是豆腐渣吗?」男子只是无奈的叹息继续听着张製作的碎碎念。
      「许俊!!你有没听到我说话啊!人家好歹会你写歌写了许多年,你说你哪张主打歌里面没有她写的?下次啊!找个时间,拿个礼物给人家感谢一下,你不知道啊!别人要她写歌比登天还要难啊!她是不顾身体状况帮你写歌的!!」
      「是、是、是,哪天我就乖乖地待在公司,当面跟她道个谢,可以了吗?不过她为什么会坐轮椅呢?」许俊疑惑着。
      张製作微愣,后来一边摇着手,撇过头说:「老子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告诉你这个脑袋都是渣渣的傢伙。」许俊听闻也只是笑笑的,也不多问。
      望着阳光明媚,心想下次是否还能见面,下次换他请她吃鸡蛋糕,咦?她喜欢吃鸡蛋糕吗?这个问题值得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