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丧礼、精神病院、爱

  • 阅读设置
    09鲜血与脏器交叠出的城堡
      冷血医生,是他的名号。
      医术1流但手段残酷,主要为金字塔顶端的人物服务,治疗方式让人毛骨悚然,才被人称作冷血医生。
      但病人被医治的机率是百分之99.9,除非已经病入膏疮,但医治方式还是无法让人苟同。
      当这位病人罹患什么疾病,他就一定会找一个与这位病人极为相似的人,强迫他生病,并用各种方式医治他,医疗好也不管那人的死活,直接用最好最快的方式医治病人,通常效果显着,这种医疗方式极为冷血。
      今天晚上不常做梦的他却做梦了。
      梦里有个娇小的女孩,乌黑色的长发披散着,紧闭的双眼、苍白的面容,看着四周维持生命的仪器,他评断这女孩的疾病很难根治。
      当他在思索时,女孩缓缓睁开双眼,一双黑曜的眼望向他,心跳漏一拍,他摀住胸口,面容平静地等着女孩开口。
      女孩转过头望着窗外说:「blood医生。」
      眉微微一挑,他环着胸口疑惑这女孩怎么知道他的称号,冷血医生疑惑着。
      「我很羡慕鸟,鸟可以自由的飞,但是我不行;我很羡慕普通人,普通人可以自由活动,但是我不行。」
      看着她悲伤的神情,我忍不住从背后拥着她,我不明白我为何会这样做,或许爱已萌芽。
      她轻抚着我的手,望着窗外说:「如果哪天你遇到一个跟我相似的女孩,虽然她可能与你的大户疾病有关,但请你放过她,好吗?」
      我忍不住搂个更紧,将脸埋进她的秀发里,轻声的说:「我答应你。」
      或许这是医生的直觉,我开始听到维生仪器的警告声,我现在能做的,就只是拥抱她,看着那隻手,像是毫无知觉般地滑落时,一声叹息从她口中传出,接着就无声无息了。
      我流着泪,无声的流着眼泪,拥抱着还是温热的躯体,轻声地说:「累了就好好睡,睡醒了我们就来聊天,我都忘了你叫什么名字,下一次、下一次要告诉我名字好吗?」梦醒了,人依旧感伤着。
      不知道过了几年,遇到了她口中所说的事件,我选择将她推的远远的,我是个背德的医生,不该玷污你的美丽。
      请等我,等我将一切漂白时,请接受我。
      这时丽丽雅在阅读报章杂志时,意外听到关于冷血医生的八卦,听说他突然改邪归正,四处行医救治贫苦的病患,改变之大让人跌破眼镜。
      这时,丽丽雅却也在地下的牢笼与玛丽安间聊。
      玛丽安望着虚空突然说:「妹妹,我想起那是我的双胞胎妹妹。」
      下一秒却露出悲伤的微笑,淡淡的说:「我见过他,那位医生,我也看过他拥抱着她,但是我记得我妹妹说:『不是我。』为什么?」
      丽丽雅侧着头思索了一下说:「为什么?我也不明白!据说你和你妹妹长的不太一样?」
      「我们两个是异卵双胞,我的妹妹遗传至我母亲,美丽的东方脸孔,而我遗传至父亲,色彩亮丽的异国脸孔,但有时我们却像在照镜子,不一样的美丽,但美丽有何用处呢?不明白。」
      丽丽雅偏着头也说:「我也不明白。」
      「玛莉莲跟我不一样,现在的她成熟美丽,可是一个美丽的花蝴蝶,但我还是希望她能得到幸福,因为她跟你一样,都傻傻的。」玛莉安微微一笑。
      「但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可惜啊~这世界还有好多书,我都还没看完,就算是知识渊博的"老师",也有不懂的事情。」
      「这世界还有"老师"不懂的事情,还真是有趣~」丽丽雅恶意的笑了一下。
      「你变坏了喔~丽丽雅。」玛丽安微微一顿,再次开口却是男子的声音。
      丽丽雅看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金丝眼镜戴上,用充满智慧的目光看着自己。
      「好久不见了,老师。」
      「对于你嘲讽我不做反击,的确这世上还是许多书我并未阅读过,如果你愿意……」
      「很可惜,我不愿意。」丽丽雅用冷冷的语气说着。
      「唉,你怎么用那种眼光看我,就像愚蠢的人类。」镜框冷冷的闪耀着。
      「呵,老师,我怎么会纵容智慧犯看书呢?您说是吧?」甜美的笑意微漾。
      「往好的方向想,至少我们是怜爱她。」闭上眼,深深的沉睡,只留下深思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