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丧礼、精神病院、爱

  • 阅读设置
    04这样子的分门别类
      关上玫瑰的房门后,决定到下一位淑女的房间蹭饭。
      「你好啊!dr?丽丽雅。」打开门,看见跟gg一样纯白的房间,跟gg不一样的是,dr?珍的房间看起来像医院的诊所,雪白的大书柜,一个放置着许许多多的标本与马福林而另一个放置许许多多的书本,感觉都是艰深难懂的书本。
      坐在白色皮沙发上的女子,就是珍。
      一头艷红的大捲发,笔直的中分线,锐利却又显得那么柔和的绿色眼眸,高挺的鼻子加上薄厚刚好的双唇,一张漂亮的瓜子脸,高贵的气质高挑的身材,毋庸置疑的是珍是一位美人,在她进这家医院以前,是一位知名的心脏外科医生,拥有高学歷、好工作、前途看好的男友,却因为预谋杀人而被关进这里,但事实似乎没有那么的简单。
      「要不要边吃边谈?」丽丽雅提出建议。
      「喔?已经中午了吗?不怕影响吃饭情绪。」
      珍依旧笑笑的,虽然这样说,但已经把手中的书本放下,起身带着丽丽雅到饭厅去。
      「我已经习惯了。」丽丽雅幽默的说着。
      「呵呵,今天吃牛排你觉得如何呢?」珍与丽丽雅像是认识多年的朋友,应该说她们本身就是认识多年的好朋友。
      丽丽雅点点头,马上就有主厨为她们服务,任何东西的切割好,手中拿的都是经过改良的刀叉,无锐度可言,是为了预防病院里的病患攻击人及自杀的。
      「今天,我作了梦。」珍开口说着,侧着头回想着。
      丽丽雅看着她若有所思的神情,回想起两个人的过去和珍那心爱的男友,但都碎了,被珍一人所切碎的,过往。
      「我跟他再一起的过往,一次次我又杀了他,其实他没有死,但也几乎不等于活着,我换了他的心,我们互换了对方的心。」她笑了,嘴角的酒窝甜蜜的笑了。
      丽丽雅叉下牛肉的手微微一顿,抬头看着珍,一脸不太相信的神情。
      「真的,这是一个浩瀚的手术,我们很契合,除了dna的组成不同,其他的几乎一模一样的相似,你看,这是我们爱的痕跡。」拉下衣领露出雪白的疤痕。
      丽丽雅看着雪白的疤痕微微一愣,轻声的问:「那为什么他沉睡了?」
      珍低着头轻声的说:「我不知道,那时我清醒着指导了整个手术的进行,真的痛死人了,不过当他的心脏在我的体内活络的跳跃时,这份感动你懂吗?不懂爱的丽丽雅,不过两年了,他像是沉睡在自己的梦境里,不知道他的梦里有没有我呢?」中午的晨光洒了进来,
      让艷红的捲发闪耀,雪白的面容像是天使下凡般美丽。
      但是又有谁能想到红发的天使却是连手中的钝器都可杀人呢?
      「我不懂,如果哪天我爱上一个人,理智断线,我会疯狂的杀害他吗?」丽丽雅偏着头看着珍,明明让人感觉严肃的装扮,这时却有少女般的天真。
      「会的,如果你的理智断线的话,你会疯狂的杀了他的,天才般的丽丽雅。」
      她撑着脸笑着,看着年仅18岁的丽丽雅笑了。
      「就算不懂没关係,总有一天,你也会懂的,不懂爱的丽丽雅。」她这样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