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发现孩子是情夫的后(背德1v2)

  • 阅读设置
    25、上一个是上,上两个也是上

      陈靖阳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为自己找到了一份满意的新工作。
      说来也是好笑,他和宁映白重逢的那天,光是吐槽各自的专业就骂了半小时,有散不尽的怨气可以说。几年后的今天,一个一脚踹飞了她的狗屁专业赚着全学院加起来都望尘莫及的薪酬,一个的专业莫名赶上了风口一跃成为香饽饽,真是世事难料。
      陈靖阳仰仗X大硕士的学历和不俗的工作经历和新公司的HR谈条件,他的要求是工作时间相对弹性,和行业的工作要求是相悖的。
      “为什么呢?”HR问。
      “带孩子啊。”陈靖阳说得坦然。很多事都能花钱请人代为,但他想亲力亲为。
      HR看着简历上的“未婚”一阵沉默,国家鼓励未婚生育有几年了,这还是她第一次遇上。新员工异于常人的家庭环境是否需要纳入风险考量范围内?她有点拿捏不定,陈靖阳的工作能力又是她们公司非常需要的。
      “孩子的妈比我能赚钱多了,她那么忙,我不带谁带啊。”陈靖阳加了一句话解释道。他们拿着普通人里的高薪,比起娱乐圈中人也是望尘莫及。
      他其实也不缺这一份工作,上班一是为了不浪费学历,二是为了作为宁映白的伴侣,显得他不那么闲,能配得上她。
      孩子是有妈的!异性情侣还选择未婚生育么,属实少见……哦,她走入了一个误区,先入为主地从单身生育的方向思考了。也可能是离婚后跟前妻共同抚养孩子?那应该是写离异而不是未婚。或者被富婆包养,主职给富婆带孩子副职出来上班?能包个长这样的X大硕士,那她们公司的薪水在富婆给他的钱面前确实不够看。
      经过一系列流程,陈靖阳开始办离职手续了。
      都是业内人士,闲扯时HR和陈靖阳原公司的HR提了一嘴,后者吃惊地在微信群里刷了一屏幕表情,全失她往日里维持的高冷形象。由于太过激动,还手滑了一个不该发的大尺度表情。
      陈工谁不知道啊?万年单身,气质忧郁,深度宅男,从不参与任何情感话题的优质富二代。
      有孩子?谁的啊?什么时候的事啊?
      全公司上下都宁可相信他是被包养了,围着他问个不停。
      陈靖阳得声明一下,他一点都不忧郁,宁映白还老说是因为他初中时太二了才看不上他的。要真被认定为气质忧郁,那也是被情夫的身份搞的,谁能笑着看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别人结婚生子啊?
      至于其他的那些,是他本科起就开始使用的躲桃花人设。挺好使的,好使到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发自真心喜欢游戏才没有感情需求的。
      装了高冷宅男这么些年,突然转换身份也不好跟他们解释来龙去脉,陈靖阳是打算去了新公司再使用他的爱妻爱女新人设。
      他简单地提了一嘴有一个五岁的女儿就不愿多说了。
      相熟的同事掐着他的脖子猛烈摇晃:“什么鬼啊!你怎么可能有女儿啊!!”
      陈靖阳不说话,默默把自己的微信头像换成了宁淼淼的个人独照·爸爸爱的视角版。
      “哪里搞的网图?骗鬼呢你?这小孩一点都不像你!”他收到了意料之中的回复。
      陈靖阳悠悠地在评论区发布了一则短视频:他举着手机自拍,宁淼淼在旁边乖乖地叫了一声“爸爸”,然后在他脸上吧唧一口。
      能把这些视频光明正大地发出来真是爽死了!!!
      朋友圈红点提示的数字呈爆发性增长,约摸过了半小时,陈靖阳上去又是悠悠地评论:统一回复,谢谢大家关心,因为孩子妈妈工作性质需要保密,到现在才能公开。
      这可没说假话,宁映白说了她离婚过也半年了,现在有个新男朋友也说得过去了。
      陈靖阳欣赏着他的点赞区和评论区,在一片惊叹和问号中发现了一条十分碍眼的评论:
      “祝老二:卧槽卧槽卧槽卧槽你个狗日的可要点脸吧!!!!!!!!!!!”
      陈靖阳也卧槽了一声,他忘记加过这个人还没删了!
      祝老二就是祝凌的弟弟祝半霄,这个诨名经宁映白随口一起之后陈靖阳也跟着叫。
      陈靖阳几乎没和祝凌正面接触过,但他跟祝半霄接触得不少。
      祝半霄就是他们奸情的第一捉奸人。他比祝凌小了好几岁,那时候还是个一腔热血的大学新生,在学校里看到准嫂子和野男人卿卿我我,半秒不到就理智全无,冲上去又喊又骂的。
      据宁映白自述,她和陈靖阳打了第一炮之后就在内心不断谴责自己被性欲支配,整个人都处于混乱之中,感觉她又变回了那个到处滥交、有性无爱的人,便想自己已经彻头彻尾地烂掉了,上一个是上,上两个是上。
      机缘巧合之下她把祝半霄也上了。她打包票,那小子从上初中时第一次看到她起就喜欢她,嘴上说着讨厌她这种骚浪贱的女人,身体诚实得不行。
      祝半霄被宁映白开了苞,口嫌体正直的个性走向登峰造极。他恨宁映白不知检点,更恨她拿走他的处男身搞了几次就再也不愿和他上床。
      他骂陈靖阳不要脸撬别人的未婚妻,陈靖阳反骂你不也和你亲嫂子做了。祝半霄涨红了脸说那是她逼我的,陈靖阳说,都是男人,谁还不懂呢,你要是真不想做她还能怎么你?
      祝半霄跑了。
      过了一段时间祝半霄找到了新的攻击方式,他在实验楼下堵到陈靖阳,说,你喜欢她?她还不是怀了我哥的孩子要和我哥结婚,我还能作为新郎家人敬酒,你算个什么东西?
      他俩身高差不多,陈靖阳就是觉得自己说话时处于上位者的姿态。他眼皮都不想抬一下地说,那是你的吗?都是看着喜欢的女人和别人结婚,你赢在哪儿?她跟你哥结婚,也没说要跟我分开啊。
      不要脸!谁喜欢她了!祝半霄又跑了。
      陈靖阳和祝半霄在学校里见了面就开始火拼,宁映白调侃陈靖阳干嘛和一个小他六七岁的小孩较真,可她遇上了祝半霄是打头阵骂他的。
      这样的火爆生活持续到宁映白进了医院待产,祝半霄好像认为木已成舟,线上线下都不再来找茬了。
      于是陈靖阳也就忘了他加过祝半霄,还是为了减少祝半霄对宁映白的骚扰,让祝半霄直接来找他,别去找宁映白。祝半霄在这事上还挺听话的。
      说到底陈靖阳从来没有把祝半霄当成自己的正牌情敌过。
      宁映白上过的男人那么多,她亲口说的,祝凌才是她真正意义上的初恋,也是祝凌把她曾经的遍体鳞伤治愈好的。所以她才会对自己的出轨那么内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