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尾巷(强制1V1)

  • 阅读设置
    #04.好狗
      #04
      坏在安知旁边恰好有空位,老师又急着上课,催促他赶紧坐下,同桌关系变得顺理成章。
      只有安知心乱如麻,用整节课思考他到底是不是真有病,怎么还能正常上学的。
      一节课在坐立不安中熬过去,安知才后知后觉身旁的人根本没有与她搭话的打算,埋在臂弯里的脸动都不动。
      不仅用此态度让无数找他搭讪的异性吃了闭门羹,还让安知深深怀疑,昨晚那个人真是他?
      她素来不记人长相,唯一确定至少没人会对她这张脸的第一印象是蠢货,就算她写错了所有的答案。
      但如果真是他......那这个人确实还挺分裂的。
      不会患的人格障碍吧?时不时跳出来第二人格那种。
      安知擅自以为他差不多到第二节课就会藏不住尾巴了,然而想法一直维系到最后一节课,猜测的事件都没有发生。
      一直相安无事到放学铃响,她见边与颂还是不动如山,只好伸手拍了拍他:“喂,你不起来我怎么走啊?”
      大概语气有点冲,引来了护花使者,陈之让首当其冲地喊:“新来的,滚开点。”
      某种程度上也算翻译了安知的话,她是这个意思。
      没人不喜欢看热闹,走出门的同学纷纷因火药味退回教室,人人挂起好戏即将开场的表情。
      安知默不作声地纵容,觉得是他活该自找,视线扒在他身上等着看洋相。
      一分钟过去,身旁的人终于有了动静,虽然跟她想象的不一样。
      边与颂没给陈之让眼神,转头对准她,笑容因为只扯一边嘴角而显得邪气,不达眼底,“好狗。”
      也不知道说谁。
      在安知炸毛前,他先将书包甩到身后出门,若无其事地撞过围观人群,也顺带把一次“边缘化”的欺凌拉下帷幕。
      时间跳转到下午。
      安知撕下笔记本的一页,涂涂写写完扔到他面前挑衅,无疑已经把上午的事当作了自己的胜绩。
      ‘看到了?班级的话语权掌握在我手里。’
      边与颂看都没看,直接团成纸球。
      安知不死心,又写了一张。
      ‘知道为什么我旁边的座位没人吗?因为下场注定了,要么退学要么转学,我劝你识一下好歹,不然迟早成为其中一员。’
      这次边与颂看了横格纸上的字,嗤笑半秒,隔行写了回应。
      安知太想知道他写了什么,直接扯到面前,于是没来得及抬起的笔硬生生拉出一道长线,一路划到纸张外。
      ‘很期待。’
      “......”他脑袋绝对不正常的。
      ‘你以为上午那种场景就是结束了?不好意思,那只是个开始而已。既然你喜欢坐就坐在这里好了,反正你迟早会被整到死,等着吧。’
      ‘嗯。’
      ‘不要以为只有那种进教室被黑板擦砸、关进隔间被泼水的小学生戏法,搞不好你真的会有生命危险哦。’
      ‘你喜欢那条狗?’
      ‘?’
      ‘我在想啊,你自慰的时候脑子里想着谁?’
      “......”
      ‘既然不害怕我录的东西,搞不好是会撅着屁股跟男人开视频的类型?’
      ‘一般插几根手指进去?啊,你总觉得我小看你吧,所以插的是假鸡巴?’
      ‘水多不多?叫得好听吗?会不会看着我写字的手也要发情?那还真是只泰迪。’
      ‘操你需要前戏吗?还是你属于收费的那种。哦,这个班级里的异性之所以纵容你,不会是你给每个人都上过吧?’
      ‘既然是公共的,我是不是也能插你的逼?’
      “安知,回答问题。”
      老师突然的点名险些令安知没分清究竟要回答哪个问题,她当然说不出来。
      老师生气地走近,安知慌忙藏起纸张。
      “上课时间不好好听讲在做什么?知不知道作为一个学生的任务是什么,不听课哪来的成绩。”
      “有些同学一天到晚主次都分不清,爱耍小聪明。”
      ......
      结局免不了被老师一顿训斥,安知越听越将手里的纸团攥得紧,怨气自然也归到边与颂头上。
      凭什么她要替他挨骂。
      等老师走远,安知才被允许坐下。
      她故意闹出很大动静,若有似无地用手肘怼在边与颂肋骨上。
      可惜他的反应极其没意思,盯着黑板目不斜视。
      以至安知看到桌面上的纸张愣神一时。
      ‘怕什么,直接回答老师啊,在聊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