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晴日物语

  • 阅读设置
    寂寞中的陪伴
    洗好澡已经是2点多了,从冰箱里拿了罐可乐,打开咽下几口。迷迷糊糊闭上眼睛,好像睡着又好像没有睡,醒来才5点多。
    看着窗外一排排路灯,听见偶尔有车子穿行打破这寂寥,沉闷的感觉却没有办法被眼泪更改,泪水不自觉地落下,躺下又怎么样也睡不着。扪心自问,我到底为什么伤心?是遗憾不能跟友利做完我们规划好的将来?那是对孤独的一种恐惧。是可惜曾经在一起的美好经历?那是对自己青葱岁月的留恋。是抱着得过且过,人无完人的心情,为自己受害的情绪定罪。还是不想花那么多成本再去了解一个人,甚至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是我想要的。
    在酒店吃完早饭,带着通勤包搭地铁去公司。以前觉得一号线太拥挤,现在看着熙熙攘攘的人反而觉得有安全感。
    在租房软件上找了几间公寓,下班后联系中介看房,周五便定下了要租的房子。
    房子的位置在雨宁,是一个高档小区,急租又不愿意住太差,只有这里是最适合我的。安置好行李,看着空荡荡的家,想着要举办一个开光大典,便打电话给山杉:
    “山哥,明天来烟城吗?“
    “是啊,想我了呀?”
    “我和友利分手了,自己一个人搬出来住,今天刚刚定下了房子,你过来玩。”
    “你们分手了!哇靠,你真是!”
    “什么?“
    “辞职、新工作、分手、租房子,好像你一天可以完成这所有的事。“
    “早就想分手了。“
    “早就?“
    “没有。“我咽了口气,”还是很难过,但是我觉得我们没那么合适,不如彼此先冷静一下。“
    “你先别想那么多,明天我就来找你,你有什么需要的?”
    “有什么带什么,我都要。”
    “逼样。”
    还是没有胃口,在房子附近找到一间酒吧,想着吃不下的话多少喝一点吧。一个人坐在吧台越喝越闷,微醺之间想到了阿森,拿起手机发信息问她要不要来,大概半小时后,她带着两个朋友出现在我身旁。
    四个人换坐到散台,没什么寒暄没有游戏助兴,上桌就硬喝。这个阵仗一开始有点吓到了我,后来又觉得不错,反正只是想借酒消愁,达成目的就行了。
    我们先是喝杰克丹尼兑红茶,到后来也不兑了,直接喝纯酒,迷迷糊糊间记得我们玩起了掰手腕,四个人软弱无力,丧失意识,在地上翻滚,非要争出个高低。
    第二天中午被山杉夺命连环CALL呼醒,拖着疲倦的身体帮她开门,一起来的还有滢洁和顾含。我不修边幅地坐在沙发上,让她们不要客气就当自己家,山杉冷嘲热讽道这可当不了自己家,她家啥都有,这里只能喝自来水。
    滢洁和顾含去超市买东西,山杉一见她们走,便要我叙述分手经过:
    “你的好朋友身体抱恙,而你却想八卦她分手的整个经过。“我整个人斜躺在沙发上,脑袋挂在沙发的边缘。
    “你身体怎么样了?“
    “昨天喝酒到很晚,我都不记得怎么回家的。“
    “和谁啊?“
    “阿森和她的两个朋友。“
    “这么嗨,今天还去不去玩?“
    “好啊,你约她们。“
    滢洁和顾含买了很多食品和饮料回来,把冰箱里塞得满满当当。山杉做了一桌子的菜,她号称担心我晚上玩不动掉链子,给我单独煮了鸡粥和豆芽排骨汤。 吃好晚饭,我们一行十来个人到了昨天的酒吧。
    今天有山杉在,我可以痛饮地更彻底。她喜欢闹哄的地方,越热闹她越疯,她越疯我越放松,哪怕不说话,光是看着朋友喧腾,我都会变得很开心。
    今天玩了弹烧酒瓶盖的游戏助兴,这是一个起源于韩国的玩法,谁把酒瓶盖上的铝环弹断那就要喝酒,玩了几轮便开始加码,弹断铝环左右两个人也要喝,这样下来酒的消耗量急速上升,酒瓶堆满了我们的桌子。
    “你们俩睡够没有?”
    睁开眼睛,看见滢洁在床尾,她的眼神落在睡在我旁边的山杉上。
    “睡够了,事实上我早就醒了,都是秦晴她赖床不让我起。“
    “贱逼再说一句!“我试着撑起身打山杉,头很昏沉,整个人压在山杉身上。
    “喂,不过是说谎而已,你要谋杀我!”她在旁边叫嚷着。
    “你们俩昨天喝很醉,我和顾含两个人把你们拖回来的,手差点断了。“滢洁甩了甩胳膊,接着问山杉,”你今天要陪我去逛街买衣服吗?”
    “洗漱好就出去。”山杉一副阿谀奉承的模样。
    我怕影响山杉滢洁的约会,下午便和顾含两个人在家附近的商业街逛,她很喜欢那里商店的摆设:
    “这边还挺好逛的,很多吃的,还有漂亮的小物件卖。”
    “银枫街是烟城着名的约会圣地,你没来过吗?”
    “我没来过不是很正常,不过也是,我很久没约会了。”
    看着她落寞的表情,我说“不然我们比赛抓娃娃,谁赢谁请客吃饭!”
    “谁输谁请吧!”顾含还没说完,被我拉向夹娃娃机的店。
    友利以前很喜欢玩偶,我玩了不少的娃娃机,掌握了很多诀窍,不过扮输还是不难的。
    吃完晚饭我在门口抽烟,顾含看见了也从包里拿了一根抽起来。
    我说:“呀,山杉的辐射圈力道很大阿!”
    顾含笑道:“认识她之前我就抽了。”
    “为什么要抽?”
    “和初恋男朋友分手,他劈腿。”
    我给她点了烟,又给自己点上:“我也劈腿。”
    “他是快要跟别人结婚了被我发现欸!”
    “嗯,都过去了,现在过得好就行。“
    “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