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晴日物语

  • 阅读设置
    分手

      “你就是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刚走进家门,友利便开始清算我的“罪行“。
      “你指的是什么事情?”我有些慌乱。
      她冷笑了一声:“你和顾含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还不想承认是吗?一直以来我以为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原来是你有了新人,所以显得我连吃饭喝水都是错!”
      “我们最近总是吵架,我需要有地方抒发这些不好的情绪,性恰好可以帮我发泄。”我拉住友利的手,想让她站得离我近一些。
      她却一把甩开我,以及其厌恶的眼神看向我:“我们没有性生活吗?“
      “通过刺激器官而获得愉悦的感觉,这样的行为和吃饭和挠痒有什么不一样?如果和你玩电脑游戏不尽兴,我可以找山杉玩,你不喜欢吃辣的食物,我找别人一起吃饭,我认为这些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和我做爱做腻了,所以你找了顾含。“友利平静地说着,”出轨就是出轨,不用找那么多借口。“
      ”如果这样做可以保持双方的新鲜感,我不认为出轨有错。“
      话音刚落,脸上随即迎来了友利的巴掌,那种若有若无地刺痛使我本能地用左手捂向我的左脸。
      “你醒了。“
      顾含的声音告诉我,刚刚那一切都是梦。
      我嗯了声,没有再理她。
      “喂,虽然你没有屌,但我还是想形容你拔屌无情。”
      她侧身朝向我,手捏着我的脸蛋,又让我想起刚刚的梦。
      “我刚刚梦见友利指责我出轨。”
      “如果你们俩因为这个事分手,你不要来找我啊!我拔屌无情的。”
      “你也不是我喜欢的女朋友类型,我只是好像喜欢和你上床。”
      “我也是啊。”她用手指划弄我的皮肤,“等等我有事,要先走。”
      “早饭也不陪我吃吗?”
      “不陪。”
      “你怎么这样?“
      顾含梳妆打扮好就离开房间了,我躺在床上,抽完仅剩的一根烟。检查了手机,没有友利的信息。
      到提供早饭的餐厅,拿了一碗鲜肉荠菜馄饨,一共六颗,吃完连肚子都没垫着,接着又拿了几根烤肠。要是友利在,一定会说我吃这些没营养的东西,然后她就会帮我倒上一杯热豆浆,再拿些水果给我。
      吃完早餐回到房间,本来可以两点退房,但我实在想要抽烟,又不想买了烟再走回来,于是提早退了房。
      在便利店买了一包七星,叼了根烟点上,双手放口袋里,往友利住处走,看了下地图,走回去要两个小时。
      到友利家附近是下午三点,坐在附近的公园看往来的人群,等到下午5点钟,我猜想友利妈妈应该回去了,便打道回府。
      怀着不安的心情,打开家门,友利正在客厅开视频会议,抬头看了我一眼后,声色不变地继续工作,我看她情绪如此稳定,也气定神闲地走到厨房拿了酸奶躺在床上喝。
      没过多久,友利走进来说要和我聊聊,我还没回复,她便从工作的事情数落至我对她妈的态度,听得我气不打一处来,起身和她争论:
      “你这也不是聊聊,是单方面造谣及指责!”
      “我造谣?为什么之前让你来烟城你从不愿意,现在却愿意来赵日萱爸爸公司上班?在你心目中她很重要是吗?”
      “拜托,是我先辞职决定来烟城上班,人家赵日萱才好心介绍工作给我的。”
      “她就是好心,我就是恶意揣测是吗?”
      “赵日萱不应该是我们总是争吵的爆发点,相比较而言,你妈才是,每次你妈一来,都会影响我们原本的生活感情节奏。”
      “不管怎么样她都是我妈,她也在尽可能地理解我们。”
      “我不知道你从哪方面看出来她尽可能地理解,在我看来她是尽可能地拆散!”
      “你是在拿我妈为赵日萱开脱是吗?”
      “总比拿张越开脱好,他既然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亲你,就能在私底下随心所欲。”我发出邪恶的中伤。
      友利瞪了我两秒,上前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她看着我说:
      “在你心目中我是这样的人是吗?”
      我默不作声,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友利深吸一口气接着说:“如果是互相不信任的状态了,那就没有在一起的必要了。”
      “嗯。”
      说罢,友利走回客厅,我气急败坏收拾自己的东西,没有几分钟便听见友利关大门的声音。我的气急败坏上升为恼羞成怒,拿起手机就定了一周的酒店,然后叫了辆出租车一股脑儿把所有行李带到了酒店。
      到了酒店房间,我坐在沙发上,开始抽烟,一根完了又点一根,抽多了我想吐,走到水池边干呕,什么也吐不出来,顿觉浑身没力,坐在地上靠着水池下的柜子哭了出来。哭了一阵,又觉得自己没资格哭,吃好的喝好的,没受过什么苦难,好好的却把女朋友作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