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晴日物语

  • 阅读设置
    酒店(高h) 475x.c o m
      快速走出大门,找到一个僻静的小公园,赶紧从口袋里掏出山杉给我的半包烟。学山杉的样子点上了一根,先小小地吸了口,没有任何感觉,便稍微加大了吞吐量,将尼古丁深埋入肺,让它进入大脑,刺激着我的神经递质,情绪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午后的公园里没什么人,叼着烟坐在长凳上,我给山杉了电话:
      “在哪里?”
      “基东,咋啦?”
      “还以为你来烟城陪滢洁了。”
      “周一才来过嘛,准备下周末再过来。“
      “那下周再约吧。“
      “好啊,你怎么了?不会是又和友利吵架了吧。“
      “是啊,好烦,下次再讲。BYEBYE。“
      “嗯嗯,BYE。“夲伩首髮站:yuzhaiwuvip.com后续章节请到首发站阅读
      挂了电话我又点上一根烟,好像烦恼会像烟雾那样随风飘走。翻了一下通讯录看看有没有人可以出来厮混,滑到赵日萱名字的时候,我停顿了许久。回想起她那天和一个短发女生勾肩搭背,不由得吃醋起来。我和她认识三年多来,没有这样亲密过,不像山杉每次看见我都要搂着我,也许她从来没有把我当要好的朋友吧!想到这里我有点失落,有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今晚打算住酒店,实在不想听友利妈啰嗦。住得舒服才能挽救我今天的心情,于是挑了家可以看湖景的。
      打车到了酒店,在行政走廊办好入住,找了个带沙发位的角落享用起我的下午茶。遥望远方的景色,给自己倒上一杯可乐,听着二氧化碳和冰块摩擦出的悉索声,我展开了放松的笑脸。
      “喝点酒吧~“
      一阵清脆秀丽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转过头看什么样的人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是一位黑色直头发的女生,穿着条纹毛衣搭一个紧身牛仔裤,贴身的穿着把她前凸后翘的身材展现地淋漓尽致。她的对面坐了位短发女生,那女生把头发夹到耳后,少年气十足,黑色的宽版T恤衬得她肤如凝脂。不知怎么的,我想起了顾含,闲着无聊便给她发了信息:
      “在做什么?“
      “在烟城加班,想我啦?“
      “结束后要不要一起出去玩?“
      “好啊,等等联系你。“
      餐厅的空调开得特别热,我起身去接点冰块,拿着杯子走到吧台,正好碰到刚才那个穿毛衣的女生,定睛看,是赵日萱。
      我们愕然地四目相对,都没想到会在这里相遇。我试图打破窘迫的局面:
      “萱萱,这么巧。“
      “是啊。“说着她把头发捋到了耳后。
      “呃,你……“
      “嗯?“
      “那是你女朋友?“
      “嗯。“
      我看向坐在位置上的短发女生,想起她就是和赵日萱勾肩搭背的人:
      “周二我有看见你和你女朋友在我们公司楼下。”
      “是哦。“
      “你先去陪她好了,我改天约你。“我从她简短的话语里读出了尴尬,被熟人撞见开房,都会有点不好意思吧。
      “嗯,BYEBYE。“
      “BYEBYE。“
      下午四点,顾含问我在哪见面,我发了附近的一家炸鸡店位置给她,半个小时左右她就到了。
      要了份韩式辣酱拼原味炸鸡和两瓶烧酒,两个人面对面坐在木质长条板凳上。
      我把两瓶酒都打开了,她拿起一瓶帮我倒进玻璃杯里:
      “你不开心吗?”
      “明显吗?”
      她耸耸肩,咬了口鸡肉:”知不知道我今天干嘛了?”
      “嗯哼?”
      “上个月给客户做好的装修,一个月不到全被水泡了。”
      “怎么会?”
      “楼上的人家违规使用煤气罐,发生爆炸把水管炸了。”
      “OMG!那岂不是要赔死。”
      “是啊,客户昨天打电话叫我今天一定要来和保险公司确认损失细节。”
      “那你期待后续的装修会找你咯~”
      “不然我白费一个周末。”
      “这不才一天。”
      “本来我周五就可以出去玩,周日回来,他把我周六毁了耶,等于一个周末都毁了,很可惜欸!”
      我转动手腕看表,时间快到5点30分,激动地拍了下桌子,拉起顾含的手就往酒店方向走:
      “跟我来。”
      我们一路狂奔,终于在日落的最后时刻赶到了,红色浸染在这条石子铺成的码头上,火光在面前随湖水闪动着,像是要把我们俩融化。
      “好漂亮。”顾含看着夕阳的余韵感慨。
      “今天办入住酒店的时候看见介绍,说这个位置是整个烟城最佳日落景观点,本来没打算来,不过你说得对。”我转过头看她,”好好的周末被毁很可惜,需要做点什么才行。”
      她转过身朝我靠近,嘴巴几乎凑到我的耳朵上:
      “这点似乎不够。”
      两个人回到房间,刚刚关上门,便接起吻来。
      “我先去洗澡。”
      说罢她推开我,走进淋浴室,待她吹头发的空隙,我也洗好了澡,躺在床上边看电视边等她。
      顾含吹好头发从床尾爬向我的身上,侧躺在我的右手边,解开我的浴袍,指尖像一把手术刀似的在我的侧腹上滑动,好像稍有不慎,皮肤就会被割破。
      “看够没?”我问她。
      “怎么,不想光被看吗?”
      接着她跨坐在我的身上,俯下身,用舌头舔舐我的腹部:
      “好痒。“我用手轻轻推了一下她的头。
      “不可以动。“
      她的舌头慢慢上移到了我的胸部,故意地吸起我的胸,又放下,她停下动作看着跳动的胸部:
      “好可爱,乳头不自觉起立了耶。”
      之后又继续用舌头在我的乳头周围打圈,却始终绕过中心点,如此反复,弄得我心痒难挠,本能地再次把手放在她的脑袋上,示意她停下无止境的挑逗。
      “都说不能动了,既然这样,只好绑起来了。”
      说完她抽下浴袍的腰带,将我的两个手腕放在头顶捆在一起,这样的姿势让我的胸部更加直挺,对于顾含来讲,也更加诱人。总算,她把舌尖落在了硬挺的奶头上:
      “乳头完全勃起了,很敏感呢。”她的指头弹跳在乳头上,“你舒不舒服呀?”
      她的左手撑住头,玩味地看着我,另一只手在我的阴部上下拂动。
      “舒服又不舒服。”
      “让我检查一下。”她褪去我的内裤,上面竟然全是粘液,“骗人,明明很舒服。”
      说罢她从右侧下床,跑到浴室不知道做什么,我奋力抬了些头,看她玩什么花招。只见顾含取了根皮带捏在手里,径直朝我走来。再一次她两腿岔开坐在我的胯骨上,在我眼前用力张弛皮带,似乎在表示某种威胁。
      “今天要好好教训你才行。”然后拿皮带用力抽了一下我的胸部。
      “啊。“我轻叫了声。
      “很疼吗?我都没用力。“
      “不疼。“
      “那你叫什么!?“她又用皮带抽向我的乳头。
      “太凉了,就像突然放一块冰到你衣服里,你叫不叫?“我打了个比方。
      “多打几下就不觉得凉了。“说着她不停地在我的两胸上鞭打着,一边用阴户在我的身上摩擦,我起伏着配合她的节奏,这样的刺激让她发出淫荡的叫声,“啊,你怎么那么坏。”
      我挣脱掉捆带,坐起身来,渴望地舔吸她的奶头,两只手用刚刚挣脱的绑绳将她的手捆在了背后,然后扒下她的内裤。昂然挺立的阴蒂展露面目,我的拇指摩挲着它,顾含被我弄得受不了,摆动起下身。乘她不备,我翻转到上面,两只手压住她的大腿,这下,她的整个下体一览无遗,我看着那垂涎欲滴的阴舌,不禁发出了评论:
      “下面的舌头是不是跟上面的舌头一样软?“
      “流氓!“
      “你说什么?“我加大了力度,把她的大腿又向下压了些许。
      “啊,不要这样。“
      “流氓就是会做这些不尊重人的事。“
      “你不是流氓,我错了。“
      “嗯,保持这个姿势不要动。”
      她用双手固定住大腿的位置,像是一个接受惩罚的孩子。我看着她的眼睛,仿佛紧盯任人宰割的猎物,同时我的舌头盖在她的阴蒂上,还没怎么舔动,她就高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