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权倾天下(政斗古言)

  • 阅读设置
    195爹地妈咪大吵架
      龚肃羽走出宫殿时,一个不该出现的人,孤身站在乾清宫绵长的台阶下,遥遥望着他。

      云鬓素钗,衣袂飘飘,容色娇美绝艳,宛如初遇,数十年的时光,在她脸上被冻结,毫无痕迹。

      是蓝鹤,阴沉沉的,就像先帝被刺那晚,悲痛化为恨意,从她眼中射向他。

      龚肃羽怔然驻足,她知道了……一瞬后撩袍快步走下台阶,向妻子伸出手。

      “阿撵,跟我回家,我慢慢告诉你……”

      “我要去滇南。”

      蓝鹤退后一步,躲开他的手,打断他的话。

      “他是我的孩子,我去救他,带他回来。”

      “……不行!”

      龚肃羽跨上一步,强硬地抓住妻子,“他已无生机,你救不了他。”

      “你怎么知道救不了?!说不定他现在还活着。”

      “即便还活着,也决计等不到你去救他,此去章凤城不下万里,以忱儿的脾气,绝无可能龟缩城中坐以待毙,他们只有几百人,朝廷已经决定班师南下平叛,他们没有活路,必然沦为敌寇刀下亡魂。”

      “我不管!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要是死了……血债血偿,我不会放过那些人!”

      他的阿撵,娇甜可欺,聪慧讨喜,在他身边乖顺得像只小兔子,然而为了儿子,她生平头一次这般愤然顶撞他,红肿的双目布满血丝,丧子之痛如烈焰,在眼低熊熊灼烧。

      她从来潇洒,视荣华富贵为浮云,唯有至亲,是她碰不得的逆鳞,昔日为给先帝报仇,不惜赌上性命,单挑刺客,手刃太子,今日死的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骨肉,她焉能善罢甘休?

      龚肃羽无言注视爱妻,缓缓松手,仰天长叹。

      “你可还记得,曾经你执意随军出征北疆,为救荣亲王,在塞外以一敌众,被人射穿了脑袋,落得生死不知,尸骨难寻,我为了你……你是想将过去重演?我没了一个儿子还不够,得再赔上结发妻子是吗?蓝鹤,你脑子里除了报仇,可有我一席之地?”

      “今时不同往昔,如今的我,世上已无敌手,没人杀得了我。”

      “当初你去塞北前,也说过一样的话,结果呢?!”

      “正是因此我才要去啊,万一忱儿也和我一样没死呢,您当初不也为了我,亲赴塞北,寻遍草原?”

      蓝鹤固执己见,寸步不让,半点不听话,龚肃羽怒极,胸中气血翻涌。

      “好!你去!丢下未出月子的女儿,丢下奄奄一息的女婿,丢下即将临盆的儿媳……你也不必理我死活……是我自作孽,天报应。”

      话音越说越弱,龚肃羽低下头,不愿给她看到他眼里的痛楚,和水雾,深深叹息,拂袖离开,身后传来蓝鹤怨恨的语声。

      “我的孩子死了,谁害死他的,你总得让我出掉这口恶气吧。”

      她抬头仰望乾清宫,目光冰冷,把目睹他们夫妻吵架的蔺阁老与宋尚杰吓得瑟瑟发抖,生怕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母老虎,把儿子的死,归咎于派他出征、留他驻防的昭仁帝。

      龚肃羽停住脚步,背对妻子,咽下苦涩,朗声回答:“是我害死他的,若不是因为我,他本不必远赴南陲,老老实实做他的翰林编修便是;若不是我劝说皇上平叛,他兴许还能多活几日,撑到你去救他。你不必迁怒旁人,有什么怨气,冲我来就是了。”

      “嘭!”

      兀然一声巨响,暴怒的蓝鹤一掌拍在雕龙石柱上,碎石飞炸,震得众人耳膜轰鸣。

      宋尚杰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整个都人看呆了,而蔺阁老则赶忙拽住龚肃羽,拼命使眼色,求他快把他乱发脾气的老婆弄走。

      龚肃羽转身看到地上碎石,气得发抖,但边疆叛乱皇帝病重再加上痛失爱子,已经令他心力交瘁,实在没精神再同妻子争论了。

      他走到蓝鹤身旁,握住她的手,又一次柔声劝说:“阿撵,跟爹爹回家吧。”

      蓝鹤再也支撑不住,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

      “爹爹……忱儿他才不过二十……我舍不得……鹞鹞怎么办……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权倾天下的首辅救不了自己的孩子,也无法安慰悲恸的妻子,他只能抱紧她,忍着心中锥痛,一遍遍听她哀泣哭诉。

      等她哭得累了,在周围恻隐的目光中牵着她的手,带她离开巍峨肃冷的皇宫。

      回到家中,龚肃羽询问之下,知道是长女来传的消息,坏处是老婆伤心欲绝,茶饭不思,好处是他不用继续伪装,可以和老婆一起不吃晚饭,惨淡的夫妻俩一起饿着肚子,早早上床睡觉。

      蓝鹤背对着他,蜷成一团,不说话,还在抽泣。

      “阿撵,是爹爹不好。你再耐心等几日,等温湛回京,我把手上的事交付给他,就陪你一起去,去滇南把忱儿找回来。”

      她抹抹眼睛,转过身来,把他的胳膊枕在头下,人依偎在他胸口。

      “别傻了,忱儿信里写着,南疆湿热多瘴,蛇虫出没,不少兵将都水土不服病倒了,爹爹这样娇生惯养的大官,哪能吃得了那种苦。”

      “塞外风沙不也吃了吗,一点瘴气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不愿意,我舍不得。”她闷闷地说,“今日是我不对,我……我失了分寸,爹爹别生气,您说的没错,那孩子临走把鹞鹞托付给我,我该照顾好她们孤儿寡母。爹爹……”

      “嗯,你说。”

      “忱儿是我们的孩子,有爹爹的智谋,有我的果敢,没那么容易被人杀死,他一定会想办法突围,爹爹派人去接应他吧。”

      “……好!”

      无论是出于真心,还是逃避现实,蓝鹤的话像小小火星,点亮了龚肃羽此刻灰暗的心境。

      “我明日一早就发急报给杨腾。”

      “多谢爹爹,我会一直在您身畔,哪儿也不去,看好家里的小辈们,等坏小子的好消息。”

      小剧场

      小宋:为什么龚夫人喊龚阁老“爹爹”?

      蔺阁老:因为龚老头以前是她公爹,只要老头自称“爹爹”,搬出长辈的身份,她就立马怂了。

      小宋:简直和魔法咒语一样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