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权倾天下(政斗古言)

  • 阅读设置
    194悔恨
    龚肃羽难忍丧子之痛,把军报丢给皇帝,结果风吹就倒的女婿被气到吐血。南疆反叛、皇帝病重的消息很快传遍朝野,六部督察院都炸了锅,他不过翘班小半日,事情就愈发不可收拾,内阁的老头们急得火烧眉毛。
    “皇上看了奏报没有示下吗?”
    房阁老幽怨地回答:“圣上他啊,一边咳血,一边吩咐,不许让皇后娘娘知道,之后就疼得出不了声,太医院的人在乾清宫守了一晚上,换了几副药,才给圣上镇痛安眠,宫里都忙成一锅粥了,哪儿还管得了军报啊。”
    房牧之平日尽和稀泥明哲保身,如今南疆告急,他到底坐不住了,这破事总得有人出来兜住,温湛是皇帝心腹龚肃羽的爱将,十有八九会让他这个兵部尚书背黑锅。
    龚肃羽不过用他在内阁空占席位,当然知道他心里的小九九,已经打定主意用这次的事将他踢出内阁,不能把这种尸位素餐的碌蛊留给小外孙,便懒得与他啰嗦,叫上次辅蔺埔与翰林宋尚杰,一起到乾清宫求见皇帝。
    重疾难医的昭仁帝吃什么吐什么,自知时日无多,强撑着召见这几人。
    “皇上,莽贼出尔反尔,恩将仇报,视我大郑天子敕令为无物,藐视天威,决计不可纵容,宜加派兵力,南征东吁国,速速平叛。”
    首辅一上来,就毫无保留点明大方向。
    可是恪桓并没有立即答应,他注视平静的岳父,虚弱地说:“阁老,万一龚忱……还活着,这一打……他就再无……生还之望了。”
    殿内落针可闻,所有人都看向龚肃羽。
    而龚肃羽却望着无力靠在床头的恪桓,昔日英俊温厚意气风发的年轻皇帝,此刻消瘦枯槁,气息奄奄,行将就木,脑中忽而浮现蓝鹤哀伤的哭声。
    “他病入膏肓,药石难医,恐怕……”
    “她还那么小,这辈子该怎么办,为什么纾儿的命这么苦?”
    悔恨如潮水般将他淹没,是他专横跋扈,目无天子,是他不择手段,结党集权,是他的骄纵狂傲让皇帝气伤心,是他逼死女婿,害女儿守寡,外孙丧父。
    “皇上,国君死社稷,大夫死众,士死制。龚忱身为朝廷官员,蒙圣上眷爱,理当为国战至身死,岂可因他一人,误了国家大事。龚家的血脉,绝无苟且偷生之徒,刳腹绝肠,折颈折颐,亦不能降,堂堂大郑男儿,能马革盛尸,就义疆场,乃龚忱之大幸。”
    龚忱为了帮妹夫皇帝,没少和亲爹作对,在朝堂上动不动就给老爹扣“权奸”的帽子,杀伤力巨大,某段时间把龚肃羽的名声搞得臭不可闻,但恪桓看得明白,大魔头岳父就没真心对付过这个不孝子。
    他掩耳盗铃般默许儿子的忤逆,顶多上疏骂两句弹劾竖子无能。
    恪桓从妻子点点滴滴的儿时往事中得知,家里宠她多过她哥哥,龚忱做错事要挨训,功课不好要挨训,没照顾好妹妹也要挨训,可父母又不怎么管束他,他爱丹青水墨随他,他看兵书学兵法随他,他指定要娶素未谋面的总督之女也随他,龚忱想做的事,龚肃羽从不阻拦。
    曾有那么一瞬,恪桓在心中非常羡慕龚忱,有个看似严苛,实际却非常疼爱儿子的父亲。
    此刻这位满头华发的父亲,毅然决然主张出兵平叛,不用管他儿子的生死,龚家子孙以命殉国是应该的。
    皇帝沉默许久,但龚肃羽只是等着,破天荒地没有不耐烦地咄咄逼人,直到恪桓有气无力地开口。
    “……阁老,若非朕当初……执意要出兵……也不至于……弄成这样……”
    “皇上此言差矣。”
    龚肃羽摇摇头,正色直言:“莽应里狼子野心,姑息必会养虎为患,陛下当初审时度势,彼时出兵恰如其分,温湛他们在南疆的仗打得也很漂亮,此次莽应龙反咬我大郑,究其原因,并非皇上决策有误。”
    “阁老知道他……他们为何……突然反叛?”
    “究竟如何,还得等温湛回来细问,不过依微臣推测……”
    “因为他们瞧不起我们大郑皇帝。”龚忱将老婆寄给他的家书贴身收好,随口回答正把白布绑到他手臂上的亲兵虬武。
    “莽应龙赴京求援时,皇帝有疾在身,龙体欠安,想必这厮见咱们皇上病殃殃的,人斯文脾气好,就已经生出轻视之心,再稍稍花心思打听一下,便能发现天子和首辅斗得不可开交,朝臣都不听皇上的。
    何况这次讨伐莽应里,我们为了省钱省事,根本没好好打仗,力气全花在策反土司的阴谋诡计上了,他大约以为大郑官兵都是脓包软柿子。
    等他当上东吁国国王,一夜翻身,哪里还肯向他眼中政局混乱战力羸弱的大郑伏低做小?再把这些消息散播给周边土司,大家一商量,这大郑没什么了不起的嘛,给它纳贡不如自己称王,真要打,也让莽应龙先冲,他们躲在后边坐收渔利。” 他不屑冷笑,恨恨地抱怨:“为什么他们会反?因为我们太软太好说话。兵不厌诈,一开始就该假意答应莽应龙,以扶持他为由举大军压境,在东吁国杀个片甲不留,让他们永世不得抬头,把边上那些土司吓得尿裤子,看谁还敢有不臣之心?”
    虬武眨巴眼睛,听完解答,脑子里还是一团乱麻,理不清到底错在谁那儿。
    两名把总进来汇报,士兵们按龚忱的吩咐做好准备,已在城内列队,只等他一声令下。
    “人善被人欺,今晚就叫这些蛮夷知道,他们叼嘴里的这根大郑骨头,能硬得绷掉他们的牙。”
    乌云蔽月,雨霾风障,所有人都在左臂绑着白布,士兵手持武器立于四周,马匹驮着粮草被护在阵中央,在雨中鸦雀无声地等待。
    龚忱穿过军阵,来到城门口,拔出长刀,沉声下令。
    “开城门,随我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