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权倾天下(政斗古言)

  • 阅读设置
    192金汤勺的鸡血
    答案不言而喻,是个男人都不会选窝囊的龟缩。
    横竖一死,恐惧沉淀之后,士兵们反而生出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决心。
    “与其束手待毙,不如与贼寇拼了!”张顺握紧拳头,目露坚毅,众人皆应声附和。
    “我也正有此想。”龚忱点点头,“我们定下计策,且战且行,务求全师以归。”
    他让人召集城内所有士兵,要亲自告诉大家这个决定。
    夕阳洒在他身上,给墨色曳撒镀上一层黑金,这位以文官之职随军督粮的小龚大人,曾经带兵深入湿热难行的南疆密林,每日清点粮草辎重从不懈怠,用他无人敢碰的身份背景强硬地清理渎职贪污的军官,脚踏实地积累下的声望,令所有人由衷敬服,忠心耿耿地追随他。
    龚忱负手站立于阶上,面向众军士,目光沉静,容色决绝。
    “我龚某人生于官宦世家,父亲位极人臣,妹妹母仪天下,弱冠及第,蒙圣上错爱,钦点探花,信任器重……”
    说到这儿,他忽然顿声,展颜一笑,“用大家的话来说,我就是个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富贵少爷,哪怕什么都不干,一辈子照样可以过得锦衣玉食,顺风顺水,而我却在这里,身处南陲荒险之地,与诸位同生共死。你们可知为何?”
    阶下鸦雀无声,大家确实不明白,像他这样的皇亲贵胄,应该在皇城脚下吃香的喝辣的,夜夜笙歌,穷奢极欲才对,怎么就跑到滇南边疆来做炮灰了。
    龚忱沉声自答:“为官者,食万民之禄,受君父之恩,直节报之,苟利社稷,生死以之。我在这里,是因为我与你们并无不同,都是大郑子民。
    我们都一样,上有父母,下有妻儿,算算日子,我家里的奶娃娃老婆,再过两三个月就要生了,你们想家里人,我也想,我也舍不得他们。但做人儿子的,就该为爹娘挣脸面,做人父亲的,就得给孩子立榜样,大丈夫俯仰无愧于天地,何惧生死?!
    今晚入夜,我就带大家出城,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撒血边野,马革裹尸。敌众我寡,此去凶多吉少,无有生还之机,战场不分贵贱,你我都是一把刀,一条命,便是死了,也要杀遍贼寇,寒其肝胆,无损我大郑男儿之威名!”
    这鸡血一打,士兵们顿时心潮澎湃,生出激昂斗志,眼中的恐惧,刹那间化作视死如归的勇气。
    “张某愿随大人竭力一战,以死报国!”张把总带头高喊。
    众人也跟着齐声应和:“竭力一战,以死报国!竭力一战,以死报国!”
    不出龚忱所料,尽管他还没死,但朝廷已经把他当死人了。
    宋尚杰给皇帝读完前线奏报,恪桓也懵了,一时间难以相信,大郑出人出钱帮莽应龙上位,此人居然过河拆桥,忘恩负义,转身就反了,还不知用什么办法,哄了那些土司跟他一起。
    皇帝脑袋瓜“嗡嗡”作响,气得指尖颤抖,腹中阵阵绞痛,本来借着温湛的军功,他可以在他们回朝后大肆封赏,强压吏部放出重要职位,换上他的人,改变朝中局势,让温湛能有实力与首辅一争高下。
    可这下非但无法如愿打压龚肃羽,还因他主战立挺莽应龙,被自己救的蛇反咬一口,大大地丢脸,之后的决策也没法再向岳父叫板了。
    “首辅咳咳……看过军报吗?”
    “回皇上,奏报兵部与内阁都看过了。”
    “他怎么说?”
    “龚阁老他……他只说传令温大人就地驻军,速速回京,军报拿进宫请皇上过目定夺,然后就……就回府了。”
    “回府了?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回府是什么意思?!”
    皇帝误会岳父故意撂挑子看他笑话,龙颜震怒,宋尚杰垂下脑袋,小声提醒他:“皇上,龚忱龚大人还在滇南腹地,怕是……怕是回不来了。”
    震惊于东吁反叛的恪桓,这才想起他的大舅哥奉旨驻防,被他留在陇川章凤城,顿时面色惨白。
    龚忱与龚纾一母同胞,兄妹两自小形影不离,要是让她知道……他不敢想,不敢想象她会多伤心。
    是他害死了她最亲的哥哥。
    “此事千万不要……咳咳……咳咳咳……” 恪桓话没说完,连声猛咳,鲜血染红了内侍手中的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