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权倾天下(政斗古言)

  • 阅读设置
    368诱供 hao se enc om
      拐子们是要出门“进货”的,不可能整个团伙都躲在老窝,龚忱抓到的只是一部分,还有在别处伺机掳劫小儿妇人的同伙。

      救出来的共有叁名少女,两个孩童,孩童一个半边头脸烧伤,少一条胳膊,另一个双腿截断,因长久卖不出去,准备弄残了逼他们乞讨。

      女子则悉数遭受轮奸。

      除了特别好的货色,要以完璧之身高价找买主,普通妇人遭拐,都会被反复奸污,奸得服帖了,才能老老实实被卖出去。

      在没有亲历这种案子时,龚忱对民间罪案的概念只是卷宗上的叙述,此刻不似人形的小童与麻木如死灰的少女摆在他眼前,他身为地方父母官,却救不了他们。更多免费好文尽在:po cg.co m

      还不了她们贞洁,还不了他们四肢。

      他第一次切实感受到地方治安对于小民有多重要,官府案卷上的一个名字,一句话,落到真人身上,就是一条命,一辈子。

      以龚叁少爷的脾气,人贩子掉他手里,是肯定没好果子吃的。

      他把那伙人聚于刑房,挑出嘴最硬的一个,问他还有多少同党,拐过多少人,害死过多少幼童。

      依律人贩子都是重刑,拐卖人口者杖刑一百流放叁千里,奸淫妇女采生折割者凌迟,这些穷凶极恶之徒,都清楚自己必死无疑,对审问全然不做理会。

      龚忱对此早有预料,只阴恻恻地笑笑,让人堵了那人嘴,要来仵作验尸的刀,当着其余拐子的面,活生生割了他的脸皮,一整张撕下来,血淋淋的,剩下没皮的脸,血肉模糊,比鬼还恐怖。

      惨嚎声几乎掀翻了刑房的屋顶。

      “死不可怕,死不掉才可怕。本官少时随北镇抚司任职的兄长去过诏狱,那里的酷刑花样百出,但羁押的都是重犯,万万不可让人不明不白死在狱中。诸位请放心,本官是学了本事来的,没有太后娘娘懿旨,绝不会轻取在座任何一位的性命。”

      他慢条斯理洗了手,又让人拿来蜈蚣放进犯人耳朵里。

      “别担心,解毒的伤药都备好了,死不了。”

      刺史大人平日威严冷厉,但每每审犯人,却是面带笑容,言辞温文客气,配上他无法无天的血腥手段,更令旁观者不寒而栗。

      人贩子都是写自私自利的恶徒,并无为同党两肋插刀的侠义,横竖都是一死,何必为了别人在死前受尽折磨?

      他们争先恐后地招了,非但招供得详尽明白,还心甘情愿做他手中的棋子,诱捕其余同伙。

      宋尚杰陪上峰在里屋喝茶,内心惴惴不安,他们带的人不多,都躲在屋内柴房内,不知道这批会有多少拐子回来,若抓到的这些人扯谎,比他们说的人数多,里应外合与衙门差役硬拼,又当如何?

      龚忱淡定得很,居然在翻看鱼鳞图,和在官署签押房内并无不同,宋尚杰头一遭对他暗暗生出钦佩之意,不愧是在战场经历生死的人。

      屋外传来敲门声,龚忱目光一冷,收起图册,手按腰间佩刀。

      “文清,今日我带你来,是带你旁观如何捕杀凶犯,你只需自保,无需插手,械斗厮杀之时,我未必顾得上你,你是朝廷命官,本职是治理地方,教化乡民,切忌匹夫之勇。”

      他说得郑重,宋尚杰点点头,认真应下,手心汗湿,紧张得汗毛倒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