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权倾天下(政斗古言)

  • 阅读设置
    363桃花运
      苏宛童“哐哐”砸门,宋尚杰看着她不顾死活锤门的小手,紧张吞咽,里面无人回应,等了好一会儿,才有个皮肤坑坑洼洼的妇人把门打开一条缝,露出半张脸,上下扫视问他们是什么人。

      苏宛童没见过这女的,便放心朝她嚷嚷:“我们找赵叁丁,他上月在市集欠了我们兄弟八钱银子,拖着不还,他在不在家?让他出来还钱!”

      “他不住这,你找错人了。”

      麻皮妇人冷淡回答,就要关门,可他们还没瞧见里面其他人,不确定是不是拐子窝,宋尚杰情急之下伸出手臂卡进门缝,被人家重重夹住,嘶声惨叫。

      “好哇!你们欠钱不还,还伤人!”

      苏小妹不愧是走南闯北女豪杰,胆子大反应快,趁机一脚踹开大门,把那妇人撞倒在地,冲进院子大吵大嚷:“赵叁丁你这不要脸的死骗子,出来还钱!今日不把钱拿出来,小爷砸了你家破院!”

      她虽乔装男子,到底是人贩子抓过的,这样冲进贼人地盘,万一被看出来多危险?宋尚杰被她吓死,但又没法跟进去,得守着门口以防麻子女人关门打狗,两人都被瓮中捉鳖。

      麻子女人从地上爬起来,对苏宛童破口大骂,抄起扫把狠狠打在她的小腿骨上,院子里闹得凶,终于有人打开屋门,出来两个壮汉,一个瘦子,叁人目光阴鸷朝苏宛童走去。

      “怎么回事?你是什么人?”

      苏宛童一见来人,像耗子一样拔腿就跑,窜出院门躲到宋尚杰身后,揪着他后肩衣衫瑟瑟发抖,全无方才气焰。

      “哥,我怕。他们不还钱,还以多欺少打人。”

      暗号接到!这几人她认得,就是拐子!

      宋尚杰挺直胸,将苏小妹挡在身后,拍拍肩头的小手,“二弟别怕,有哥哥在,他们动不了你,咱们去报官,让官老爷给评评理!”

      说着就欲离开,对方听到要报官,虽不敢动手,也不肯让他们轻易脱身,凶神恶煞地吼道:“谁他娘的欠你钱了!狗东西什么来路,不把话说清楚不准走。”

      苏宛童假装害怕,始终藏在宋尚杰身后,斯文的“哥哥”就好声好气把他们找赵叁丁追债的事情说了,对方交换眼神,却没有放下警惕。

      “姓赵的不住这,你们去别处问。”

      他们关上门,留一条缝,贴在门后偷听,宋尚杰他们做戏做全套,又去隔壁敲门问人,得知赵家人已经离家回乡,才灰溜溜地走了。

      多疑的人贩子这才相信他们是真的找人,在他们身后“咔嚓”一声,锁上院门。

      两人走出小巷,苏宛童额头一层薄汗,终于撑不住靠墙蹲下。

      “我的腿被那坏女人打伤了。”

      她撩起裤管检视伤处,胫骨上一大块青紫,肿起一个大包,看着就疼,她方才强忍疼痛假装无事,此刻一瘸一拐,站立已十分勉强。

      宋尚杰不好意思看姑娘的腿,别开脸去,但又忍不住担心,干咳一声,红着脸提议:“苏姑……二弟腿受伤,行走不便,你若是不嫌弃,愚兄背你回去吧。”

      公务要紧,苏宛童只想快点回去报信,大大方方点头答应。

      “那就有劳哥哥了。”

      这一声“哥哥”唤得宋尚杰心弦一颤,莫名酥软,背朝她蹲下身。

      她趴到他背上,双臂环住脖颈,分开腿给他托住,气息如此之近,就在他的耳畔。

      守礼守节的小宋大人没碰过姑娘,手掌心握着娇嫩腿肉,背心贴着酥软胸脯,不由心跳如雷,耳朵根烫得像火烧,她还勾着他的脖子,这般亲昵,几乎令他忘了呼吸,一句话也不敢多说,闷头快步往州衙冲。

      “两位留步。”

      没走出多远,就被一名身着短打的年轻男子拦下,笑眯眯的,挺客气。

      “主子有请,劳两位借一步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