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玛丽苏文开始之前(NPH)

  • 阅读设置
    “玩的这么开?”
      许司铎亲了亲沉嘉禾的眼角,问谢珩:“你舔哪儿了?尿道口还是后面的……”

      沉嘉禾见许司铎要说出更令人羞耻的两个字,羞愤的用头把他给撞倒在了沙发上。

      许司铎顺势倒在了沙发上,但沉嘉禾也重心不稳的压在了他身上。

      谢珩也压了上去,本来还算宽敞的沙发上挤了三个人就变得有点拥挤了。

      谢珩也不在意,他拉下西裤的拉链,撕开避孕套的包装戴上去。

      “不要……”沉嘉禾光听声音就知道谢珩在干什么,但她现在手动不了,腿被谢珩压着,只能像条毛毛虫一样在许司铎身上徒劳的扭动。

      许司铎忍得有点难受,但他的手刚抬起来,谢珩就抓着沉嘉禾的腰把她的屁股抬了起来。

      白嫩的腿心里花穴已经充血变得饱满,花唇中间夹着一条水淋淋的小缝,看起来色情又下流。

      谢珩伸手分开这条缝隙,里面软软的穴口小的几乎看不见,他的手压在肉棒上,抵着这个小口子往里面插。

      娇嫩的花穴被迫打开,柔软的穴口拉扯成泛白的薄薄一层。

      谢珩的手掐着沉嘉禾的腰,这时候才注意到她屁股上有点不正常的红痕,边缘还能模糊看出男人手掌的轮廓。

      “玩的这么开?”谢珩的声音多少有点咬牙切齿了。

      许司铎目光瞥过去又很快收回来,没有解释,只说:“把她的手解开。”

      沉嘉禾的手刚被松开就又被许司铎捉了过去,纤细的手腕上两道不明显的红印子,许司铎抓着她的手分开,放在自己的肉棒上。

      谢珩正抓着沉嘉禾的屁股肏进去,里面绞的很紧,但谢珩用的力气更大,像是硬生生挤进去的。

      被撑开的感觉强烈到难以忽视,穴口撑的发疼,里面却是酥酥麻麻的,龟头用力顶到深处的宫口时,又是酸涩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发抖和喘息的感觉。

      沉嘉禾的眼泪都没停过,但一开始是委屈生气的,现在是又疼又爽的。

      她的思维模模糊糊又断断续续的,直到手心完全贴在了一个粗长又温热的东西上的时候,她才想起来自己身前还有一个男人。

      许司铎垂眸看着她,手盖在她的手背上,牵着她的手套弄自己的肉棒。

      在她身体里抽插的那根戴着套,面前这根却是光秃秃的。

      两个人挨的很近,许司铎靠在沙发的扶手上坐着,沉嘉禾半压在他身上,一只手被他握着,另一只手勉强撑在沙发上不让自己完全压到许司铎身上。

      许司铎扶了一下沉嘉禾的肩膀,沉嘉禾抬起头,一下子就看到紫红色的肉棒从自己的手心里钻出来。

      许司铎的压在她手背上的手是骨节分明、白白净净的,手背上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是一只很漂亮的手。

      但她握着的同样属于许司铎身体一部分的性器却丑陋又狰狞,钝圆的龟头上慢慢流出一点透明的液体,手心下能感觉到肉棒上的血管在随着许司铎的心脏跳动。

      沉嘉禾的目光像是被钉在了上面一样,而她身后的谢珩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突然用力的肏进去,把她撞得往前一倒。

      许司铎任由沉嘉禾撞上来,好巧不巧的肉棒打在了她的下巴上,龟头在唇缝间蹭了一下,留下了一点粘腻的液体。

      许司铎很爱干净,饮食也算清淡,肉棒没有什么难闻的气味,但有一点很难形容的腥臊的气息。

      沉嘉禾迷糊的想,这就是所谓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吗?

      许司铎摸了摸沉嘉禾的唇,按捺住不管不顾的插进去的冲动,手握着沉嘉禾的胳膊把她从自己身上捞起来。

      谢珩意会的把人抱进自己的怀里,他坐在沙发上,让沉嘉禾背靠在他怀里。

      谢珩握着沉嘉禾的腰提起来再压下去,这个姿势让他不怎么费力的就能肏到最深处。

      许司铎从沙发上下去,站在沉嘉禾面前把她的睡衣卷到锁骨上。

      “呜……”沉嘉禾觉得自己像是被捅穿了一样酸疼,“太深了……”

      她的手找不到支撑点的乱摸,被谢珩抓着手腕用力肏了几下,身体就软的不像话了。

      里面却还是紧的厉害,水流的到处都是,背后漂亮的肩胛骨都在跟着微微颤抖。

      许司铎一只手揉着沉嘉禾的奶子,对谢珩说:“给我点润滑。”

      谢珩皱着眉,把舒服的找不着北的沉嘉禾提起来。

      肉棒慢慢抽出去,被捣成乳白色的淫液还在顺着往下流,看起来淫荡极了。

      男人的性器拔出来之后,被肏开的穴口还敞着拇指大小的口子,黏糊糊的液体拉着丝往下掉。

      许司铎直接并起两指插进了松软的花穴里,里面湿热的厉害,他一插进去穴肉就开始咬他的手指。

      但他好歹还记着旁边有个谢珩,插了几下就把手指抽出来。

      沾满乳白色液体的手撸了几下硬的发疼的肉棒,在谢珩重新肏进去的时候,他也把肉棒插进了沉嘉禾的奶子中间。

      谢珩和许司铎都是真正意义上开荤才不久的人,和其他人一起更是第一次,两个人都有点膈应对方的存在。

      但事已至此,他们唯一宣泄这种不爽的方式只有加倍从沉嘉禾身上讨回来。

      谢珩掐着沉嘉禾的腰像是条公狗一样狠命的肏,水声噗滋噗滋的响,沉嘉禾没忍多久就受不了的哭着说不行了。

      谢珩像疯了一样,许司铎看起来就镇定的多。

      沉嘉禾被肏的一上一下的,许司铎连自己动的功夫都省下了,从沉嘉禾身上借来的润滑被柔软细嫩的乳肉抹开,没多久白晃晃的奶子中间就被磨出了一道醒目的红痕。

      许司铎的手把沉嘉禾的双乳挤在一起,眸色黑沉的看着自己的肉棒在里面冒出头来。